如果从中国到亚洲是未来二十年全球艺术市场的趋势,亚洲「现代」与「战后+当代」两大艺术板块作品交易会是重头戏。

如同前文所述,过去全球艺术市场二十年的大运是来自于中国的崛起,靠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带动整个中国艺术品市场,甚至拉动全球艺术市场的行情;而今这个趋势已然弱化,甚至钝化的往下调整,尤其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前文也提到往后艺术市场二十年大运,在于中国与亚洲周边国家艺术市场的连动。我以中国北京、上海房价与日本、澳洲、纽西兰等亚洲週边国家房地产价格的比较为例,谈到中国有钱人会有兴趣收藏亚洲各国艺术品。从中国到亚洲,这会是己亥往后二十年全球艺术市场的新趋势。

如果从中国到亚洲是未来二十年全球艺术市场的趋势,亚洲「现代」与「战后+当代」两大艺术板块作品交易会是重头戏。

所谓亚洲「现代」指的是二十世纪初亚洲各国艺术受欧洲现代主义影响的演进,这些称之为老艺术家或前辈艺术家的作品,事实上已在香港各大拍卖公司拍卖多年,只是过去中国前辈艺术家如常玉、林风眠、徐悲鸿的作品数量与行情,远远高过于日本、韩国,甚至台湾及东南亚各国前辈艺术家的作品比例。如果从中国到亚洲是全球艺术市场的趋势,未来在市场上我们将看到:更多亚洲各国前辈艺术家被引荐到香港这个板块被交易。

以西方艺术为市场主轴的纽约、伦敦拍卖,主要由「现代」和「战后+当代」两大主轴架构。「现代」指的是欧洲印象派、野兽派时期的作品,跟香港我们所熟悉的亚洲前辈艺术家板块一样,交易金额庞大,一直佔据市场大宗。至于西方「战后+当代」板块,近几年参与的人更多、交易更为热络,就连创下全球天价的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达文西〈救世主〉,都被放在这个板块执行拍卖,可见战后板块的欣欣向荣。

在亚洲的香港国际拍卖公司,苏富比是明确的把亚洲战后当作一个板块来经营的拍卖公司。因为除了日本的具体派+物派、韩国单色主义,他们更愿意探索华人战后诸多艺术家作品市场价值,且不断尝试各别战后华人艺术家作品拍卖。如果从中国到亚洲是全球艺术市场的趋势,可以肯定的是未来我们将看到:亚洲各国及华人战后艺术家作品在这个板块被热络交易,无疑的这会是成长最快速的市场。

关于这点,西方欧美画廊对亚洲艺术家的代理会是关键。因为这些前来亚洲的欧美画廊最后会发现,经营在地的亚洲艺术家,会比单向推荐西方艺术家给亚洲藏家更为容易;而这些欧美画廊代理亚洲艺术家的比例将大大提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