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前,孩子就已喑示他的压歳钱要用来买书。我笑着答应,很羡慕他。

儿时家境并不富裕,从不知零用钱为何物。唯一可以真实拥有钱的时刻,只有过年拿到的红包;但也不用太高兴,因为会立刻被老妈收走。

后来或许是老妈良心发现,她将我们收到的压岁钱分别记入帐本。于是我有了人生的第一本帐簿,拿到钱就有进帐,画上「加号」;如果花了钱吃、买玩具,就画上「减号」。

起初我很尽兴地使用,想买什么就请款来买,整本帐簿画满密密麻麻的减号,餘额也渐趋归零。后来看到弟弟的帐簿几乎没动静,数字是我的好多倍,听他说要把钱留着用来实现梦想,我才惊觉自己的贫穷。

于是我不再因为慾望而随便挥霍,就这样,我的帐本数字终于慢慢增加,看着那些美丽的数字,我感到未来充满了希望。

最后帐本数字化成了嫁妆,妈妈在我时交给我,解决了新婚家庭拮据的困窘。

当然,在经济压力紓解后,蛰伏已久的慾望难免如冬眠乍醒,我挥霍了大笔金钱,在各色繽纷的DM和高明的推销下,搬回一堆用不着的东西占据空间。

当我拿着那堆帐单去提款,满心后悔与懊恼。儿时的压岁钱回忆,宛如昨日般鲜明。于是「钱是否用在刀口上」、「只买必要的物品」变成购物前的座右铭。

「妈妈银行」教会了我存钱的观念及方法,可说是我的第一个理财专员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