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公公过世后,行动自如的拒绝留下,宁愿新盖好的眷村大楼,和熟悉的老邻居闲话家常,说是自己生活比较习惯自在。

婆婆育有三男一女,个个都非常孝顺,按表回去陪宿买菜看病,顺便处理生活上的大小事,一家人和乐融融。

有一天却变了。那日小叔回家,偶尔会和邻居打牌消磨时间的婆婆也正巧进门,那天她赢了牌心情特别好,边说边将口袋的钞票和硬币掏放桌上,旋即去洗手间,小叔闲着没事,顺手将散乱的零钱叠好,对婆婆说:「我帮您算好了,总共是一千四百元。」婆婆笑着将钱收好,言行没什么异状。

没想到隔天一早,婆婆却一再打电话给其他儿女,说小叔偷了她一千元,小叔委屈地来电表示:「我怎么跟老妈解释都没用。」我提醒众人:「掉钱不是重点,异常的言行是前兆,我们得注意防范了。」

婆婆老当小叔是小偷,一提再提,小叔虽然了解恐怕是病况导致,心中还是很难过,后来是大伯和大姑私下各补贴婆婆一千元,事件才落幕。

之后,婆婆掉东西的事开始一再发生,老公回去总得帮忙找,只有一次帮婆婆找到公公送的戒指,婆婆事后对大姑说:「看,就是老三拿的,我说丢了他才拿出来。」让老公找也不是、不找也不是,大姑只好建议下次换她和大伯来找,免得老公又受委屈。

然而婆婆的疑心病愈发严重,老公回家,她脸色超难看,直对着他说家里有内贼,下次老公再回去,果真被当成贼──婆婆连房门都锁了。

老公被误会的鬱闷心情我懂,因为我的经验比他还惨烈,长期照顾娘家生病的父母,不曾跟在国外的哥哥们要过医药费,直到父亲后轻微失智,每月光单人房医药费和看护就要十一万的开销,岁月漫长,我再也吃不消了,于是在哥哥们的同意下,开始解约父亲的定存支付;父亲或许是没安全感,到处跟医院同事、家人甚至亲戚控诉我盗领他的钱,让我声誉大损、身心俱疲,好在亲友看到帐目表的支出明细,总算还我清白。

我很庆幸老公的家人,都很明理并彼此信任,有问题共同承担体谅,给予婆婆最好照顾,即使被妈妈当贼也只好认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