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合会诺鲁技术团团长李宜龙,回忆在国外的日子,一开始在语言和生活环境上经历不少苦,例如刚到瓜地马拉前三个月,一句话都不敢说,或是刚到吉里巴斯时,被当地匱乏的物资震撼,因为超市冰箱中只有两颗柳丁,但他后来克服困难,在吉国待五年。

李宜龙说,他去瓜地马拉前,只在行前学过几个月的西班牙文,刚到瓜地马拉的前三个月都不敢讲话,因为讲了之后,完全听不懂别人回应的内容,让他备感挫折,因此鞭策自己赶快跟上。

李宜龙说,他那时因为在农场跟工人一起工作,所以进步很快,听久了就变得敢说,因此进步很快,他说根据他的经验,外交役男外派后,前三个月是撞墙期,接下来三个月就敢说,最后两、三个月就会突飞猛进,「敢讲最重要,只要不怕讲就会进步很快」。

李宜龙后来到吉里巴斯担任技师,他说吉里巴斯是个小岛,飞机要降落前,他看到的景色全是椰子树,没有房子,降落后,他看到机场是木头搭建的,行李也没有转盘,路上行人都没穿鞋,让他非常很震撼,和同事去超市採买,看到冰箱只有两颗柳丁,同事跟他说看到想要的东西要赶快买,因为船一个月才来送一次货,「所以没买到就要等到一个月后」,让他一度质疑自己能不能待下来,不过生活久了发现当地人很开朗,他也从计画中学到很多,「那边虽然物质水准低,但幸福感很高」。

李宜龙说,他在时碰到,在消息公开前一小时接到通知,当天他休假,正在餐厅和同事一起用餐,收到消息后,虽然菜都点好了但没人吃得下,而宣布后多国给他们30天时间撤离,技术团白天处理公务,晚上处理私人事务,每天焦头烂额,他也坦言,有没有邦交态度有差,有些文件拖到他们离开前一周才给。

李宜龙说,虽然双方断交,但当地和他们合作的单位都很惋惜,还有不少打电话到技术团表示慰问,而技术团断交前其实已和新房东签约,押金、订金都已付,断交后房东不但没有推託,也很乐意退款,甚至亲自做了感谢蛋糕给他们,「房东说,她知道台湾对他们的付出,真的很希望我们当她的房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