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进入延长赛,使得股、债、汇市下半年来相对震荡。柏瑞投信表示,亚债短线表现虽然相对疲软,不过考量到新兴亚洲今、明年经济持续成长,整体新兴亚洲债券信用品质仍佳,加上近期亚债殖利率已来到2016年初以来的甜蜜点,投资价值已然浮现。

柏瑞投信表示,亚债今年来在主要券种中表现相对平淡,主要是受到美元走升,资金撤出新兴市场,以及中国经济内外杂讯干扰所致。

其中中国对外有中美贸易战问题,对内则受到政府去杠杆动作影响,去杠杆化虽有利于银行产业体质更健康,但当信贷条件趋严,融资压力上升,财务体质偏弱企业就会相对承压,导致今年中国境内债违约事件增加。不过,综观整体新兴亚洲国家的整体违约率仍在历史相对低档。

柏瑞投资亚洲固定收益部门主管刘曙明(Arthur Lau)表示,新兴亚洲景气扩张趋势不变,2018年经济成长率预估达6.4%,2019年也可望成长6.4%,相当正向。

另外,从利息保障倍数(Interest Coverage)来看,倍数越高象徵获利越能支付利息费用,也意味企业有较佳的偿债能力,而观察整体亚洲近三年整体利息保障倍数均较拉美、新兴市场与美国为佳,代表亚洲企业的偿债能力要优于其他地区。

刘曙明表示,新兴亚洲企业的债信品质持续改善,2017年底至2018年上半年,印度、菲律宾与印尼企业债陆续被调升评级,新兴亚洲整体债信仍相对正面,尽管中国企业传出被调降信评,违约率增加的负面消息,但违约金额仅占中国债券市值的0.34%,且目前违约率仍相对低于美国、和其他亚洲国家,预期中国债市短线虽会持续震荡,但并不会造成系统性风险,中国债市中长线发展仍具上涨潜力。

此外,亚债发行量明显降温,近期中国官方动作,有助减缓亚债下半年供给压力。而中国企业筹资另闢蹊径,也不会因近期官方政策变化而造成违约。预期中国企业将以短期(一年)境内债、境内外贷款为再融资的来源,不会因官方政策紧缩导致违约风险提高。

柏瑞新兴亚太策略债券基金经理人施宜君表示指出,市场近期担忧中国会受到贸易战拖累,其实中国受到的实质影响不大,因为中国企业的海外营收占比相对较低,人民币近期虽因此对美元走弱,但不会出现结构性的贬值趋势。另外,美国对中国加增关税,中国的出口竞争对手,包含墨西哥、马来西亚、越南、南韩、台湾等均可望受惠,出口规模将因此成长。

施宜君指出,中美贸易战干扰也使得新兴亚债评价面深具吸引力,截至今年6月30日,亚洲投资等级债利差为190个基本点,接近5年均值,而亚洲高收益债殖利率一度突破8%水准,这是自2016年「中国经济硬着陆疑虑」与2013年「美国量化宽松退场风暴(QE Taper Tantrum)」来少见的甜蜜点。

柏瑞投信表示,亚债具备低波动度与的特质,短线受到贸易债与资金流出新兴亚洲而走弱,但美元指数在美国政府双赤字的影响下,后续强升机率并不高,亚债有机会随着政治利空淡化与资金回补而转强,不过仍需留心亚债波动风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