俐落的动作、流畅的姿态、优雅的身形和毫不怯场的大将之风,眼前这位26岁、笑容靦腆的大男孩,在《亚洲达人秀》(Asia’s Got Talents)的大环表演令人讚叹,他不仅将灵魂完全投注于大环之上,饶富生命力的意境、力与美的巧妙结合,令人无不陶醉在那完美的氛围中。

他是来自台湾的杨世豪,优秀的演出除了受到评审热烈讚许、以绝佳姿态晋级,就连观众也起立鼓掌、Youtube上关于他表演的影片观看次数更已近逼百万。「我来自台湾,我跟我的伙伴,一个大圈圈,我们即将进行一个很真实的表演。」

从大学开始才接触表演艺术的他,其实儿时从没想过自己能登上如此巨大的舞台。自从在欧洲因缘际会下看到大环的表演后,便深深着迷于大环无与伦比的美妙,而后开始全力投身练习,至今已持续4年的时间,无懈可击的表演背后,是一次一次苦练再苦练的艰辛成果。

杨世豪分享,大环,英文名「Cyr wheel」,wheel是轮子,而Cyr则是创造大环玩法男人丹尼尔(Daniel Cyr)的姓,因此称之为Cyr wheel。

可别小看这个看起来也许并不起眼的大环,它直径长185公分、重量重达20公斤,材质是铁制成,其实光一般人想要把玩就十分困难。但在他的手中,大环彷彿早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器物,而是似乎有生命在跃动,更随着表演有着浪漫互动,那是伙伴、是情人,更是杨世豪最信赖的象徵。

他说,一开始会去参加《亚洲达人秀》,是因为2017年时在欧洲街头演出的表演影片爆红,才接到制作单位邀请上节目的机会,「而当初之所以想要跑到欧洲表演,是因为退伍后觉得在台湾表演没什么机会、街头观赏的人不多,加上想要自我进修跟尝试,才有了现在的契机。」

杨世豪分享,他4年前刚开始接触大环的时候,全台湾甚至只有3个人在玩,在同好不多、学习管道不广泛的限制下,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努力摸索、探究,「我一开始甚至没有很喜欢,因为这技术真的太难,后来才发现大环有他独特的美丽。」

他表示,练大环最辛苦的地方,就是刚开始接触时,最基本转圈动作的时候,「我刚练的时候,持续不到15分钟就超晕、想吐到不行,最后索性在每次要练习吃钱都吃晕车药,一直到连吃一个星期后,终于慢慢克服头晕的症状,也习惯那样的节奏。」

「玩这种高难度技术的表演,其实要不受伤是很难的,像是初期我全身上下都撞到各种瘀青,手上长了满满的水泡、又破了无数次,直到成了厚厚的茧,这些茧更早已成了身体的一部分。」

他说,最严重的一次,是在练习「铜币转(coin spin)」技术,「练这招时手只会跟地板接触,当初第一次尝试时没有把手松开,结果抓着大环直接辗压过我四个指节,我碰的应声倒地,摊在原地几近30分中无法动弹,清醒后才发现我四只指甲都已瘀血变紫色的。」一语道出大环的艰辛和危险性。

然而,他靠着持续不懈的坚持、前面两年每天平均都练习6到8小时的毅力下,终于达到现在这个炉火纯青的境界。

有趣的是,细细欣赏他表演,你会发现他的环似乎就像另一个舞伴般和他互动。原来,这是在一个小女孩的童言童语下,迸发的生命故事。

原来,某一次在表演结束时,一位小女孩上来问杨世豪身旁的大环几岁、是男生还女生,他童趣地回答「应该是5岁吧!」不料小女孩接着说,「我觉得它是女生、它很漂亮、而且像蝴蝶一样的飞!」

从那时起,他意识到一件事情,「我们的童心都去哪了呢?」也正是从当下,他决定带着小女孩的想像力与童贞,将这个充满有意境的表演分享给全世界朋友。

我后来告诉小女孩,「它其实是男生,它是小时候的我。讲完以后,女孩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我会永远记得那一刻。」

回过头来,这次《亚洲达人秀》的爆红,也让他嚐尽了人情冷暖,像是曾经在欧洲爆红的影片、以台湾街头艺人的身上站上香港红磡体育馆,这些事情都没有媒体报导,反而是在节目上说了「我来自台湾」,才逐渐被人注意。

杨世豪有感而发地说,「我不会以我是台湾之光自居,台湾之光多的是,我在乎的是我的演出希望不单单只是表演,而是透过媒体的传递或扩散,吸引更多人亲自到现场看演出,因为透过表演,我想告诉大家街头表演教会我的事。」

他常说,「好的街头表演者扮演的角色是『给予者』;而不好的街头表演者则扮演着『拿取者』,心态上的区别前者为『分享』后者为『接收』,如果你想当一位好的街头表演者,在做作品之前,先调整自己的心态,谨记『与人连结』一直以来都是街头表演的根基。」

「未来,我希望台湾马戏能够更加蓬勃,也让『杨世豪』三个字愈来愈有影响力,才有机会让更多人看见。」

(作者/鲁皓平 本文出自2019.03.28网站,未经同意禁止转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