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应监理沙盒实验成功后进入市场,将研议开放有限执照,资本额门槛也会打折,汇款、支付等业务被视为最有可能採行,这将是国内首度採取有限执照,金融市场将呈现新面貌,有助普惠金融。

据了解,已有不少者申请汇款、支付相关业务,进入沙盒实验;除此,包括机器人理财、保经保代业务等,都被视为可採有限执照开放的业务。

金管会主委8日向立法院财委会作业务报告,立委余宛如建议纯网银的开放,应调降资本额门槛,100亿元太高了;立委郭正亮也说,金管会应该要区分不同市场,发放有限执照。

表示,发放有限执照,「确实在我们脑海里」,因监理沙盒,有科技业者来申请,出了沙盒后,要开始来思考这些问题。

顾立雄说明,有关有限执照的开放正审慎研议中,银行、保险、证券业务都要思考,主要是金融科技业出沙盒进入市场,是否採有限执照,若可行,资本额也可打折。未来在法规调适上,也要看相关业法有无足够授权,否则就要修法。

至于什么情况下可做有限执照,若只做汇款,或只做存款,也会发有限执照吗?顾立雄说,汇款跟存款业务差很多,汇款没有吸收存款,吸收存款就大条了。大部分都是跨境汇款、支付,有这样的空间。

顾立雄强调,存款是银行核心业务,存款以外业务,要不要发有限执照,会来研议。

官员举例,以目前银行资本额要100亿元为例,如果业者只做跨境汇款业务,就不需要到这么高的资本额。以国外发展情况来看,可能採有限执照开放的业务,除汇款外,还有支付,尤其是运用科技让支付更创利的创新模式。

还有机器人理财业务,不一定要申请投顾执照,就可以有限执照方式,只做机器人理财业务等。

以往只有传统银行、券商、保险公司执照才能做的业务,开放有限执照后,将更多样化,投资人有更多选择。

官员表示,有限执照的开放,可以让金融业务的提供更加快速、便利,甚至可降低成本,让没有享受金融服务者可以马上受惠,有助落实普惠金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