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推动准公共化托育政策,但私幼业者以「亏钱」为由反弹,迫使教育部拟于本月底放宽规则。对此,托育政策催生联盟表示,准公共私幼的教保人员比起或非营利低甚多,若再调降薪资、增收托儿费,无助收托品质。呼吁政府不应随意修改政策,另应衝高公托和非营利幼儿园数量,把钱花在刀口上。

托盟发言人王兆庆指出,准公共化政策规定教保人员薪资第一年至少29K,3年后必须加薪到32K,但上路不到半年,却发现私幼业者却利用该规定,变相压低教保人员薪资。

私幼业者怎么操作?王兆庆举例,为求符合29K标准,业者把年终奖金也包裹在月薪29K内;若老师请假一天、半天或事假,全勤奖金也会从29K中扣钱。另也有业者要求,幼儿招生满额才有人头奖金达29K,孩子离开就没奖金了。

此外,准公共化的合作要件之一,为最近一期基础评鉴之评鉴结果,全数指标皆通过。

但是近年却有通过基础评鉴的私幼违规,例如2016年某高知名度连锁幼儿园被检举超收一倍的小孩人数,在台北市有三家园所共被罚150万元。去年也发现高雄一家幼儿园,竟把两间教室借给补习班违规使用。

王兆庆感慨,私幼业者尽管加入准公共化机制,却不改私人营利本质,幼保人员薪情不乐观,政府又难管控。反观公幼及非营利幼儿园,因政府能管得住,薪资可逐年加薪,较少出现薪资巧立名目、收托加收钱或超收幼儿等乱象。

没想到,教育部国教署1月发布新闻稿指出,今年3月底会调整准公共化标准,研议准公共幼儿园合作费用范围。

王兆庆指出,若政府不敌政策执行压力,而应私幼业者要求急于放宽标准,恐形成破窗效应,很可能变成政府带头创造低薪、血汗、易受剥削的私幼教保工,导致准公共化托育政策变质,同时影响到家长与孩子,「绝不能退让!」

王兆庆强调,包括公幼及非营利幼儿园的「真公共」幼儿园才是台湾人民素来殷切盼望的,而不是用「准公共」以假乱真。若过去托育资源不足、是一张破网,政府应是补破网,而不是再把网子拉破。

托育政策催生联盟建议,政策主轴应改为「普遍设置符合人民需求的公幼」,可用国中小空间一定比例转用于扩增公幼,而新设公幼开放时间可从每天8点到18点、寒暑假也提供服务,至少比洒钱投入准公共私幼,更符大众期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