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年前台湾省政府公告徵收位在台(改制前)的2笔各20、21平方公尺的土地,兴办防空空地计画公园绿地保留地,1949年11月24日公告嫁入林家的妇人领取补偿费,但她至当年12月底前都没领,市府依土地法规定办提存。但市府直到2016年才发现土地漏未登记,要求妇人的继承人与后来的买家共16人涂销土地所有权登记。林家人质疑1947年发生228事件,恐未践行徵收程序,士林地院判市府败诉。市府上诉,高院以市府能提出年代久远的报纸、提存书佐证,改判16人败诉。

北市府主张,这两笔土地因不明原因而没移转登记至市府,但林妇部分后人却在2005年11月1日办继承登记,但土地既经公告徵收,且应给付原地主的徵收补偿费早在1950年7月19日完成清偿提存,市府已取得土地所有权。市府指,依土地法规定,原土地所有权人及其继承人对这些土地即无任何权利,在土地未办妥变更登记所有权人为台北市前,原土地所有权人应只是原登记名义人而已,包括继承人都无权再处分土地给第三人。

林家后人则说,依修正前土地法规定,公告期间为30日,公告徵收期满日应是1947年9月15日,徵收补偿费依法应在公告徵收期满后15日内、即当年9月30日前发给,但市府却迟至1949年12月12日才公告要还没领款的土地所有权人在年底前领取,显然逾期,应失效。

林家后人也主张,依修正前土地法规定,地方政府徵收土地前要先报请行政院核准,在收到行政院令知核准徵收后,才能徵收,但市府提出的文件是自行所制作、宣称已经核准徵收,并非由行政院所出具。况且,徵收的时间为1947年8月16日,正值228事件,是否有践行徵收程序非无疑。

高院审理认为,有争议的土地的确在1947年间公告徵收,补偿费因地政科通知所有权人领取无着后,才另行公告未领取者直接向财务科领取,并不是迟至1949年12月12日才公告补偿。北市府当时依土地法施行法规定,通知住在永乐町四丁目的妇人领取,属合法通知。

高院认为北市府提出的报纸、公文和提存书等资料,都是年代久远之物,不是临讼编制,可信度很高,市府主张这些土地经合法徵收作为道路用地,迄今仍作为道路使用,且是因女地主搬家后地址不明,无法查明她住址才没领补偿费,徵收程序合法,改判继承人等16人涂销土地所有权登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