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新油品案一审判决前董事长无罪,二审四月间从重将魏判刑15年,魏不服由律师团于6月初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理由,强调魏不知情,并提出多项疑点上诉,力拚全案发回台中高分院更审;而台中高分检今天整理50页答辩书,与顶新律师团展开攻防,目前全案由最高法院审理中。

魏应充被判有罪后,他的律师团提出上诉理由,提出法院错误解读公文、检方採证错误、未告知同案被告大幸福公司负责人杨振益可行使缄默权属不当取供等疑点上诉。。

目前,魏应充认为对自己最有力证据,就是驻越南代表处错误解读越南农业部的电报公文,及胡志明市农业厅的函文,魏应充除强调二审错误解读越南公文外,也要凸显自己都吃顶新油品,证明无犯罪故意。

另指检方採证错误,未告知同案被告大幸福公司负责人杨振益可行使缄默权属不当取供,且在审理期间没有声请法院调查证据却私自到越南调查,判决已严重违法,至于能否翻案更审,仍有待最高法院的审理。

台中高分检主任检察官李庆义耗费两个月,整理50页3万5000餘字的答辩状,一一反驳被告的上诉理由。

检方答辩书针对魏应充都不知情,指出魏应充早在101年间,就实际综理及掌控顶新公司整个营业状况,每次都亲自列席或主持粮油事业群经营决策会议,听取各单位报告,并分别就「整体经营管理面」及「经营成果面」,作出非常具体的指示,其指示内容包括有价格、成

本及品质等事项,均无所不包,岂能说不知情。

魏应充都没有任何进口及贩卖的行为,那都是採购人员的事。检指魏是公司作决策,并综理及掌控公司整个业务的人,公司组织所从事的犯罪型态,在董事长底下,虽有公司各部门的员工,分担其职务,然都是在魏应充知情并指挥下所为,魏应充是实际实施犯罪行为的人。

至于顶新公司的越南访厂报告,没有证据能力。检指越南访厂报告,是由顶新公司支出费用,由魏应充亲自指派总经理陈茂嘉等员工,至上游原料供应商大幸福公司访查,而作出是否符合安全卫生标准的报告,是顶新公司内部自己所制作的文书,完全没有任何遭栽赃或伪证的可能,如何能认为与顶新公司的业务无关?如何能认为不属于顶新公司业务上所制作的文书?被告为了脱罪卸责,竟连自己内部的文书,都加以否认!

检并说,魏应充明知其油品品质有问题,根本就是供饲料用的油品,却仍予进口,并贩卖供人食用,就有犯罪的故意,何况,本件油品的酸价、总极性化合物及重金属等,均有严重超标的情形,显然欠缺可供人食用的品质。

检强调,卫生福利部食品药物管理署历次函文,均一再表明,食品应自源头管理开始,食品业者必须确认所使用的原料,符合安全卫生标准后,始得用以供为后续加工,被告认为原料油有重金属等有害人体物质,也可以拿来精炼后供人食用,这就是被告一惯的主张,认为可

以拿饲料油,来当作食用油的原料的诡辩。

至于魏的律师团上诉理由:胡志明市农业与农村发展厅2016年9月9日函,明确表示大幸福公司不属于认证书颁发对象,所以顶新公司从大幸福公司进口油品,来精炼后供人食用,也没有违法。

检方查出,胡志明市农业与农村发展厅函,是依据大幸福公司的申请书所作的回覆,大幸福公司的申请书内容如下:「关于国内 (指越南国内)出售产品,公司只出售用作家畜饲料的产品,不出售食品。因 此,我们公司需要符合规定的食品安全条件合格证?」,胡志明市农

业与农村发展厅的回覆如下:「大幸福公司内销供生产饲料的动植物油脂,因此,不属于食品安全认证书颁发对象。」。

检方强调,很明显地,是自己先假设他们在越南国内,只出售用作家畜饲料,不出售食品,然后再去向胡志明市农业与农村发展厅,问说须不须要食品安全认证书,所得到的答案,当然是不须要,然后再拿来主张,从大幸福公司进口没有食品安全认证书的油品,来精炼后供

人食用,也没有违法,根本就是一场自导自演的诡辩,还拿来指摘外馆曲解越南农业部的函文,判决爆重大瑕疵。

依越南农业暨农村发展部2016年3月30日函,在越南包括食用油脂的贩售,均须受到食品安全管理与监控,且越南法律不准许饲料用的产品,作为人用食品,或作为生产人用食品的原料,越南不可以,难道我国就可以准许进口越南的饲料油,来当作食用油的原料?可以从越南进口饲料油,来用作食用油的原料,可于精制后供人食用,这就被告一惯的诡辩,是把人当畜生看待,认为人也可以吃饲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