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义县谢姓果农去年10月间发现自家果园内18颗酪梨不翼而飞,经警方调阅监视器,发现该失窃时段宋姓男子驾车行经周边道路,认他涉罪送办,宋否认称经该果园旁溪畔道路收虾笼,一审认至多证明宋在该时段行经果园,判他无罪,检方不服上诉,二审仍认证据不足,驳回上诉定讞。

检警调查,谢去年10月13日上午8时前往果园,发现园内1株酪梨上头果实被人拔光光。他说,平时就有在看顾,就有注意到该果树上还有尚未成熟的果实,他报警后,警方问他失窃几颗,到现场检查刚被拔下的蒂头,共有18个蒂头。

该果园内周边设有监视器,经警调阅监视器录影画面,发现前一天晚间10时至11时之间,宋驾驶轿车行经该路段,怀疑他趁夜间无人看管之际,认有机可趁,徒手摘取谢所种植的酪梨。检警勘验监视画面,发现该时段有人影在果园内来回穿梭,而现场果园在无吹拂迹象下,却有树枝晃动且科动剧烈,认有人在下方拉扯。

检方讯问,宋否认窃盗,称该果园两方面都可以进入,不止一条路可以进入,他经过果园,因为那里有一阶梯可以下去清水溪。「我要去收虾笼 」宋说,他经过那边,被监视器拍到,他没有偷拔对方的酪梨。他表示,前几天也和前女友去放虾笼,也是走原路线。

嘉义地院审理时,重新检视画面,发现宋驾车进出果园旁道路期间内,发现3次白影在画面中快速穿梭、跑动,但无法确认该白影是人影,加上果农陈述失窃酪梨距离收成尚有2月左右,且生长在果树较高位置,质疑在没有工具辅助下,难以徒手摘取。一审法官认在缺乏相当补强证据佐证下,不能遽为有罪的认定。

检方不服上诉,认宋驾车行经该果园,园内酪梨即遭窃,该段期间并未录到其他车辆经过,且酪梨的动机观赏、研究、食用都有可能;以「被告不致窃取尚未成熟的酪梨」为由判决无罪,仍嫌速断。

台南高分院合议庭认检方所提事证,仍无法说服院方确信宋犯罪的事实,并查无其他积极证据足以证明宋涉有窃盗犯行。院方认原审为宋无罪判决,认事用法,核无违误,驳回上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