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姓惯窃6年前在云林县斗六市一停车场内涉嫌窃取林姓男子轿车,警方2天后在嘉义市区寻获,该车悬挂另辆车牌,赃车内遗留手套、菸蒂送验,与李DNA相符,他否认偷车,辩称他人所为,一审认缺乏证据判无罪,二审则认综合相关间接证据,本于推理作用及经验法则,已足为认定李犯窃盗,改判3月徒刑,可上诉。

今年6月间,云林地院审理时,李不否认曾乘坐、驾驶该车,并将口罩、手套、饼干等物遗留车内。他辩称,车子是谢姓男子偷的,当时谢叫他一起去嘉义,途中谢也叫他帮忙开车,在嘉义交流道时,因为跑给警察追就撞车了。他和谢跑掉了,车内留有他的口罩和手套,是他骑摩托车用的。

一审合议庭认为,检方所举证据,至多仅得证明李曾接触或持有过该车,仍无从逕认轿车是他所窃取的。因此,判李无罪,检方上诉。

台南高分院审理时,谢姓男子改以证人出庭,否认曾窃取该辆轿车,更否认曾驾车搭载李,或曾与李共同搭车前往嘉义。合议庭参酌被害人供词及嘉义市警局车辆寻获电脑纪录,推判出轿车遭窃时间,比对谢在该时段另涉机车窃案。

合议庭认为,很难想像谢在短短1日内遊窜4个地点,窃取2部机车、1部轿车及2面车牌的可能,而且如李的供词,在云林骑车巧遇谢,应邀上车,理当口罩、手套随手放置机车置物箱,但李随身携带至轿车内,甚至任意弃置车内,不免令人怀疑用它来遮蔽面容、掩去指纹用。

合议庭也发现,李活动范围与轿车失窃地点有地缘关系,再加上4年前云林警方送验另两起轿车及小货车赃车内,所採得菸蒂残留的微物迹证均与李DNA相符,显见李偷车时,惯于在窃得赃车内抽菸,并随手弃置菸蒂。

二审认犯罪事实所凭证据,并不以直接证据为限,综合相关间接证据,本于推理作用及经验法则,已足以认定李犯罪事实的基础,且李就其所辩未能举出有利证据,供院方审酌。台南高分院撤销原判决,改判3月徒刑,可易科罚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