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一群设计师展开「市场小学」计画,在一甲子历史的菜市场摊贩旁,搭起小学教室;让菜贩老嬤、肉贩阿伯成为小学生们的老师,传授课本上没有的知识。菜市场化身跨世代的共学之地,翻转老旧印象。

计画发起人是都市酵母发展工作室创办人周育如。她出席联合报系「愿景工程-公民沙龙」,与社企「银享全球」共同创办人杨宁茵、玖楼共生公寓共同创办人潘信荣,一起探讨城市空间如何经过设计、创新,让不同世代都能受益。

比起超市,往往给人拥挤、不卫生的印象,让年轻世代为之却步。但周育如说,菜市场是上一世代的知识宝库,例如万华区的新富、东三水街市场里,每5间摊贩,就有1间是40年以上的老店,「每个老闆都是各领域的专家。」

周育如与北市都市更新处展开「市场小学」计画。起初拜访摊贩老闆,有人会问:为何要把年轻人带进来?但她反问,「少了年轻人,10年、20年后,你们产品要卖给谁?」一句话,让多数摊商参与响应。

菜市场装上新潮灯具,老摊贩也铺上繽纷花布,焕然一新。当小学生背着书包走进市场,有菜贩老闆盛情招待:「小朋友来,我请你吃牛蒡!」结果孩子回,「我不吃牛蒡,我吃素。」大人们啼笑皆非,却也显示食育的重要性。

也有孩子好奇,「老闆,你每天杀鸡不会觉得很噁心吗?」肉贩阿伯耐心回答:「我每天处理这些最新鲜的食材,准备给你们大家吃,怎么会噁心呢?」

周育如说,当菜市场成为不同世代交流之地,长辈的知识得以传承,教小学生做鱼丸、做素鞋;也因为孩子多了,市场开始定期举办市场清洁日,摆出空气清净机,还有麵摊老闆研发「菠菜/红萝蔔/红麴彩色拉麵」,让孩子的晚餐兼顾美味与健康。

不只在台湾,透过「社会设计」,促进世代间的互动、共融,已是世界当红潮流。杨宁茵举例,在有日照中心,媒合失智长者与幼童,「孩子不带偏见,不会对长辈不耐烦,也不会说:同样的事讲了5次,怎么还听不懂?」相反地,孩子的出现,也改善长辈僵化的生活型态,「也不再认为自己老了、没有人生目标。」

此外,美国也有中途之家,聘用二度就业、蓝领出身的成年人,担任迷途青年的老师,成立社区志工团队,相互合作、共创,双方成为彼此的人生支柱。

杨宁茵说,世代对立,起因于不同世代的长期分隔;世代隔阂的伤害,犹如种族隔离,是歧视的根源。透过混龄、混居,打破各自成见,才能创造健康的社会。

「每个人的视线都是有限的,所以更需要不同世代共同生活。」潘信荣说,「玖楼」在国内提倡共居理念(co-living),而每户共居宅的共通规则是——不让同一种人住在一起,「都是学生,不就只是宿舍而已吗?」

玖楼的租客包含学生、上班族、自由工作者,甚至银髮房东,不仅跨年龄,也强调跨领域、跨职业。潘信荣说,族群「多元」,是创造生活趣味、更多生活可能性的前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