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妇产科名医最近在脸书上分享一段感人的医病故事,诉说农曆年前曾紧急一名胎儿异常的产妇,原本预定出生后要由儿医团队帮忙救治,但小孩提早报到,状况不好,令他对一家非常愧疚,也不愿面对事实;直到年后在医院巧遇孕妇先生,表示决定不再用维生机器,要放手让小孩走。

听到当下,施景中说「我几乎不敢面对他」,但谈话结束后,孕妇先生向他深深一鞠躬,感谢大家的努力。「他低头的那一刹那,我好像看到了小孩,也正在向我鞠躬致谢」,隔天小孩就安详离开。孕妇后来还传讯给他,感谢加护病房教授们站在家属立场着想。

施景中坦言,虽然看多了,「但每次心里都像第一次碰到,非常难受」,也觉得很幸运遇到能理解的家属。「真的不想再见到孕妇和先生流着眼泪跟我说话了」。

许多网友看了感动回文为施加油打气,「你们见的多,承受的也多呀~辛苦了!」有病患留言「谢谢你待病患永远保持初衷,身为你病患的我们感觉非常的幸福和幸运」;也有其他医师留言鼓励「眼泪还是会流,我们也会感到难过,为了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我们还是要继续走下去。」

贴文全文如下:

[谅解]

农曆年前,我从阳明山上衝下来接生一个胎儿异常。

当初,孕妇来找我,根据以前累积的大量病例经验,我抱着非常乐观正面的态度,鼓励她。最后她们决定从南部上来找我接生,出生后由儿医整个照护团队一起帮忙救治。只是小孩在预定的时间之前,提早来到世间报到了,有点让我们措手不及。后来出现一些预期之外的情况,小孩的状况变得非常不好。

我对孕妇、小孩、和她家里,感觉非常的愧疚。

心情低沉,不愿面对这样的事实。

———————————————

年后某一天,我到楼下会议室开科会,在走廊上碰到了孕妇的先生。

孕妇的先生,跟我说明了小孩的近况,并决定不再用维生机器,放手让小孩走。

我几乎不敢面对他。

简短谈话结束,最后,先生向我鞠了一个深深的躬,感谢我们大家的努力。

他低头的那一刹那,我好像看到了小孩,也正在向我鞠躬致谢,

心有灵犀,我真的确实感觉到了。

隔天,小孩安详走了。

——————————————-

孕妇后来还传了很长的讯息给我,非常感谢加护病房教授们,站在她们立场为她们着想。

我是多么的幸运,碰到能理解的家属,还有这个小朋友。

=========================

最近诸多不顺,我真的不想再见到孕妇和先生流着眼泪跟我说话了。

我是看多了,但每次心里都像第一次碰到一样,非常难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