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妇产科名医在脸书分享自己处理过的一个医学奇蹟,他去年一名女婴,在怀孕中从胎盘就出,甚至连婴儿肝脏也有肿瘤,出生后没多久,女婴就因为胰脏与肝脏多重肿瘤宣告癌末,连父母也签下拒绝心肺复书术同意书,并自动办理离院,想度过一天是一天,没想到这个妈妈日前怀了第二胎,不过癌末的老大却容颜光润,活泼地和他打招呼?

施景中说,他和小儿科专家讨论过,她猜测,或许胰脏母细胞瘤,会和肝母细胞瘤一样,在一小部份新生儿,会逐渐转化为正常组织。是母爱、还是菩萨保佑,抑或是医学上的奇蹟,他想可能都有吧。

贴文如下:

[从癌末再生的小孩]

这个年轻妈妈,怀第二胎了,几天前来看我门诊。去年我接生的老大也一起来,一直看着我,眼睛骨嚕骨嚕的转,向我比’give-me-five’的手势。

我惊讶地看着这可爱的小孩,一年前已经宣告癌末了,怎么现在还好好的? 而且容颜光润,活泼地和我打招呼?

===========================

两年前,第一次看见这位妈妈,当时是怀疑巨大的胎盘内并有葡萄胎而转来。但后来柯教授用绒毛採样做DNA分析比对,排除了这个罕见的可能性。

我没想到,更罕见的疾病,在后来出现了。

胎盘的肿瘤越长越多,甚至到8个月大时,胎儿的肝脏也长出许多肿瘤。母亲突然在33週某一天发生早产,小孩送入加护病房照顾。因为暂无开刀的急迫性,小孩后来出院继续到门诊追踪。

===========================

回家后,婴儿出现反覆呕吐、腹部急遽涨大,严重黄疸与呼吸困难,旋即住院插管与置入中心静脉导管给予营养支持。入院后电脑断层发现,腹腔又长出另一个巨大肿瘤,佔了腹部一半以上的体积。几天后开刀,因肿瘤巨大,无法切除干净。病理报告证实是非常罕见的胰脏母细胞瘤。

台大小儿肠胃科的教授,查了本院有史以来的记录,只发现了个位数的类似病例。必须用到化疗,但治疗成效不佳。这肿瘤与最早的胎盘、肝脏肿瘤都有相关,记得当时被叫到小儿科晨会,曾被某位师长指责,我也据理力争讲到按捺不住爆气。

小孩在医院住了很久,术后也做了2次化疗,似乎成效不彰。期间,我有时假日到医院接生,都会看到妈妈孤寂的身影,风雨无阻地来医院照顾小孩。

===========================

某天,妈妈与我联络,说要感谢我当时的照顾,要送我一些小点心。她说小孩在儿医地下一楼抽血,我赶紧到地下去探望她。

我问说:「她不是还在住院吗? 怎么突然出院了?」

妈妈说:「她已经癌末了。」

「除了原本无法切除干净的胰脏种瘤,肝脏也出现许多大小不等的转移。」

「医院想安排更进一步广泛开刀和密集化疗,但在瞭解治癒的机会渺茫后,我和先生不希望她再进一步受苦。和医师们聚集讨论后,签下拒绝心肺复甦术同意书,已经办理自动离院了。」

「我们会珍惜和她的缘份,渡过一天算一天。」

妈妈安详的面容,抱着怀中皮肤黄黄地、病懨懨的小女孩,慢慢地、平静地、一句一句讲出这些话。我看着几个月前接生的这小孩,想到这个妈妈即将面对的遭遇,我内心异常沉重,抬不起头来。

===========================

后来我也没敢和这个妈咪联络,去瞭解这个小孩的状况,一直到最近妈咪再怀孕和我联络上。

我惊讶地看着这可爱的小孩,不禁疑惑,一年前不是就宣告癌末了,怎么可能现在还好好的?

而且容颜涣发,正开心地和我打招呼。

妈妈说:「她的肿瘤指数后来却逐渐降低,最近发现,原来胰脏残存的肿瘤已经找不大到了。」

「从她发病后,我一直发愿,持续念地藏经回向给她。也不知有没有帮到她。」

「当时瘤取出来有大人一个手掌大小,超可怕。我们都不敢回想,只敢往前走。看到她现在平安健康,这就够了。或许癌细胞和她已经和平共存。」

我和小儿科专家讨论过,她猜测,或许胰脏母细胞瘤,会和肝母细胞瘤一样,在一小部份新生儿,会逐渐转化为正常组织。

===========================

是母爱、还是菩萨保佑,抑或是医学上的奇蹟?

我想可能都有吧。

今天中秋,北部阴雨,大满月是看不到了。但是月亮还是在那里,持续抚慰我们的心,不管我们看不看得到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