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下一个孩子能继续活下去。」台北荣总93病房护理长郭玲娟,从事器捐劝募将近30年,昨获得与登录移植中心颁发「优秀器官劝募人员」奖。她照顾上百名癌童,看着他们等不到最后一线希望,开始着手劝募,当癌童愿意面对死亡,甚至愿意将自己的一部份捐给需要的病童,「即使儿童器官劝募工作很难,但从没想过放弃这工作。」

郭玲娟说,许多幼童面临着先天心脏、肝脏、肾脏衰竭等问题,全身插着管子,等待最后的希望「器官捐赠」却永远都等不到,有些孩子甚至连一口奶都没有喝到,就离开人世。

从事器官劝募多年,她发现幼童的器官劝募是最难的,因为家长永远无法接受自己的孩子无法长大成人,辞世后还得捐出器官,「就像是再次割掉父母心头的一块肉一样。」

但近年随着器官捐赠的风气增加,儿童器捐风气也有改变,甚至是病童本身也愿意接受遗爱人间的观念。多年前,一位罹患骨肉瘤的孩子,对于自身疾病比家人还乐观,也很感谢医师治疗,病情控制后,时常回医院担任志工。但最近几年,病童的疾病又复发,知道家人无法接受自己想捐赠器官给其他人,私下与姐姐说想遗爱人间,今年3月仍不敌病魔离世,他姐姐告诉家人弟弟的遗愿,在最后将他的眼角膜捐赠给其他孩子。

郭玲娟说,疾病找上门时,没办法选择,一般成人对于器捐都难以接受,更何况是病童。她认为,担任器捐劝募人员,虽然常被说触霉头,但能让一个离开的孩子,帮助下一个孩子延续生命,是让她从不放弃这份工作的信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