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屠检,公务兽医、经济动物兽医都缺人。学者认为这是长期结构性问题,要给一定的资格地位和薪资福利,并从学校教育制度开始变革,例如导入公费生等,并修法给屠检兽医师正式公务兽医位阶,才能鼓励更多兽医系毕业生走入牧场。

台大兽医专业学院教授周崇熙表示,他曾到美国考察经济动物兽医师的养成,美国的屠检兽医师派任在屠宰场工作,有绝对的身分与权力,连制服、帽子都和他人不同。他建议台湾也可以透过繁星计画,招收对牧场管理、经济动物有兴趣的兽医系学生;甚或导入公费生概念收兽医系公费生,鼓励成为经济动物兽医、屠检兽医。

他表示,台大有2/3的学生来自都市,都市小孩会认为兽医、穿白袍社经地位高,因此七、八成的台大兽医毕业生选择当伴侣动物、小动物兽医;对工作相对粗重、环境较脏臭的经济动物兽医、屠检兽医较无法认同,因此造成现在兽医系毕业生不患贫、患不均。

此外,周崇熙表示,学校老师要升等都需要有研究论文,研究型大学也要求要做出高端研究;愿意带学生走入产业、走进牧场的教授,常无法升等也无法成为显学,这也是原因之一。

台大兽医专业学院教授周晋澄表示,屠检兽医师是食安把关的工作,但工作辛苦、薪水不高,又没什么升迁与加薪,当然做不久;应该要有明确的公权力,须给一定的资格地位与薪水,才可能留人。建议可以修畜牧法,给屠检兽医师正式公务兽医位阶,而非约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