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案管理师的工作除了替失能者订定照顾计画、追踪计画成效,另有一项功能是找出隐藏在社区的长照需求者。但有专家指出,政府长照个管师配置是3人顾500人,个管从「人」变「电脑资料」,等于没在管,也没心力去「找人」,呼吁中央及地方重视,进行人力重分配。

长照司专门委员周道君说,中央补助开办长照A单位3名个管师人力聘雇费用,但不设限一个单位只能聘3人。据他了解,个管人力比目前约1比100人,他也鼓励单位多聘用人力,让个管师手上案量适当,提升个管品质。

承办长照A单位的台立联合医院总院长黄胜坚出版新书「希望你用不到、但一定要知道的长照」。他昨天分享新书内容,提及该院如何以「医养结合」方法走入社区,找出隐藏版个案,再提供居家医疗、长照、社福或安宁等服务。

黄胜坚表示,卫福部去年统计资料显示,全国74万失能人口中,扣掉长照机构使用者还有65.1万人,其中23.9万人由移工照顾,使用长照2.0服务者则约11.1万人,仅占失能人口约15%。

那剩下40%、约30多万人在哪?黄胜坚说,他们是一群隐藏在社区的「弱医弱养」个案,因走不出门看病,只委託亲友到医院拿药,加上没福利服务身分,不在政府列册名单中,常拖到病很烂才到医院,不然就是病死在家没人知道。

该怎么把他们找出来?黄胜坚说,绝对是靠最熟悉社区的里长及个管师帮忙。台北市曾统计,长照2.0服务的新申请个案来源并非医院及老人服务中心,而是来自里长、个管师及自己跑来询问的好奇民众。

不过,里长忙于里内大小事,少部分弱势族群连里长都没发现。黄胜坚说,此时深入社区协助民众订立照顾计画的个管师,就是帮忙寻人的最大助力。

一名社子岛的独居阿嬤平常得靠四脚拐才能走路,但家门口的门槛跨不过去,长期被关在家里,平常只靠送餐志工送来的一个便当度日。个管师发现阿嬤时,阿嬤抱怨孤单,感谢志工送餐,但对方按门铃就走,感觉像餵狗。

在个管师帮忙下,协调居家医疗及长照单位分时段进阿嬤家服务,还帮阿嬤完成心愿,揹着阿嬤到隔壁巷弄的庙宇拜拜。黄胜坚说,放下身段主动出击,才能找到这群人,民众有好的体验,工作人员也会有成就感、更有自信。

但长照A单位个管师配置是3人负责500名个案。黄胜坚感慨,好的个案管理是1比15,极限是40人,超过等于「没在管」也失去主动发掘个案的功能,长照覆盖率也永远不会提升。呼吁中央及地方政府重视,重新调配人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