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管理机制薄弱,导致收费高昂,却不一定受到好的照顾训练,甚至「没照」也能当看护,住院民众得自求多福。为解决乱象,祭出新制,明订医院要指定部门直接监督,另应设基金提供看护训练与管理等行政运用。新制明年起将列卫生局督考项目,查核医院有无遵守规范,未来也不排除纳医院评鉴。

立委吴玉琴今公布一项医院看护调查,她说,全日看护价格约2000到2400元不等,若依国人每次住院平均天数10天计算,住院最少花上2万元看护费。但少子化使小家庭变多,看护费是家属沉重负担。

但调查发现,近七成医院将「一对一看护」媒合外包,因无价格机制,加上看护供不应求,费用随时会调涨。民众花了钱,却有看护没拿照顾服务员执照,甚至没受过90小时训练,医院发现也只是通报业者扣罚,若出事并不负责。

台大护理系兼任副教授周照芳表示,有家属付不出看护费,干脆自己照顾,加上孝道文化影响,衍伸出独特的「陪病文化」,医院病床旁边开始摆陪病床。但包括新加坡、美国或日本等先进国家为维持医院感控,只开放探病不陪病。

周照芳说,2003年SARS时期,遭感染的人就有2名医院看护及4位家属,台湾要降低「陪病文化」加强感控,应推动「全责照护」,同时提升看护管理及人力重分配,这也是高龄少子化社会的重要课题。

卫福部照护司简任技正陈青梅说,医院看护的人力来源不同,有的是医院自聘,有的是医院与业者或与照服员个人特约。她坦言,过去的「医院照顾服务员管理要点」没明订清楚,也没要求由谁负责管理,导致管理强度不足。

陈青梅说,该部10月2日修正要点,明订医院看护来源方式,也要求医院指派「与病人照顾最直接的业务部门」,例如护理部等,监督看护配置及派班管理,且看护排班应符合劳基法。医院也应设基金,让该部门统筹运用,安排看护职前训练及每年8小时在职训练等业务。

只是,医院照顾服务员管理要点没有罚则,强制性不足。卫福部次长薛瑞元表示,拟将看护管理品质以「住院友善照护医院辅导指标」方式列入医院评鉴基准,约束医院提升看护品质管理。

高昂看护费怎么降?陈青梅说,该部今年推动「住院友善照护医院」试办计画,34家试办医院打破一对一看护照顾模式,照顾人力从1:3到1:8,让看护费可降至最低800元,最高也仅1200元,民众负担减轻46%。

但实施共聘看护的医院只占少数。民间监督联盟发言人滕西华建议,健保有调涨保费压力,卫福部应考虑将看护费用纳保,民众部分负担每天500到700元。薛瑞元回应,现行不考虑动用健保,仍以扩大推动看护共聘制为主。

民众韦先生表示,共聘看护降低费用很好,但他只接受1:2照顾,忧心看护照顾太多人,照护品质堪虑。台北市张妈妈说,她很支持共聘看护制度,只要保证照顾品质,看护费从每天2000多块降到最低800元,荷包轻省不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