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成若涵手里握的是雕刻刀,落刀处是各色彩纸,透着强弱不同的灯光,一幅幅纸雕作品跃然眼前。

从业七年餘,纸雕艺术家成若涵之所以会一头栽进纸雕世界,其实是源于大学毕业那年的一场车祸。虽已有稳定的工作机会等着她,但在休养期间,她不停思索自己对未来、职业和人生的想像。从小就喜欢剪剪贴贴的她,当时读到《让天赋自由》一书,在母亲的全力支持下,毅然决定脱离既定轨道,建立自己的创作品牌。

「我觉得我的个性非常固执、坚持,想做到的事情,我会觉得我一定可以做到,或是我一定要做到。」从事纸雕工作初期,她白天在家创作,晚上接家教赚取生活费,这样的日子过了几个月,才陆续接到如〈金包里鸭肉阁〉的大型创作委託以及其他客制化案子,也渐渐累积出知名度。

成若涵的创作中多见传统历史与现代文化交融的图像,以〈纸雕‧台湾百景上河图〉最知名。当时受到「会动的清明上河图」展览启发,她在2012年于群众募资平台集资,用募得的23万元和客制化创作的收入开启了她的百景计画。其中,〈盐埕,国。三捌,家〉是她自己最喜欢的作品,一个来自台北的年轻女孩离乡背井到高雄驻村,亲近当地生活、踏察历史文化,花了近半年才终于完成创作。新灵魂和老城区的撞击激荡下,让她更加深爱台湾这片土地。

从小在台北长大的她,在百景图的驻村计画后,身心灵都受到中南部的人情味和温度滋养,回到故乡才发现过去许多不曾注意到的台北特色。她眼中的台北是个很有包容力的城市,「不管是在语言上、人们的个性上,或是建筑上、色彩上,对于整个台湾来说,它都是一个文化融合的地方。」无论是描绘老士林记忆的〈故士〉,或「心中山生活节」连结中山和双连的〈如常生活〉大帐篷,都具象化地表现出她心中那份台北独特的包容力和丰富性。

「我觉得纸雕陪我度过很多人生的历程。有时候我回想我哪一段时间,就会以纸雕的进程为时间轴,所以我觉得它就是一直会陪伴在我生命里面,给我很多养分、精彩的回忆,督促我往前。」纸雕之于成若涵,早已超乎傍身一技,更是一个没有办法跟她生命分开的东西。犹如她的品牌名称「以纸,雕成。若涵」,她刻出了纸雕,纸雕也刻出了她。

【《》iOS版】。

【《》Android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