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东欧部分国家入学管道松散,毕业后就可回台参加考试,成为学子从医的「捷径」。为严格把关医师品质,如今制度已加严,依医师法发布「国外大学或学院医学系科学历採认原则」,对未提供完整医学训练课程等国外学历不予採认。

对于台湾学子出国学医的现象,嘉义市长认为,代表医科仍受学生、家长喜爱,但国内医科养成环境较饱和,才会送孩子出国一圆医师梦。

物理科名师李文堂在医界桃李满天下,同事笑称「李老师出门不必带健保卡」。12年前李文堂带学生到台北参加科展,学生深夜身体不适,他带学生就医,诊所医师突然喊他「老师好」,阔别多年重逢,师生都很惊喜。

嘉中科学班三年级导师谢孟恭也教出不少医科生,常受邀参加学生的医学系授袍典礼。嘉中教务主任王德合说,嘉义学医风气盛,但近年社会风气朝向多元,不少学测满级分学生也选择电机、资工等系,家长、学校乐观其成。

涂醒哲、卫生署前署长侯胜茂都是嘉义高中毕业考上医科。李文堂说,侯胜茂嘉中毕业考大学那届台大医科50名学生,嘉中就占11人。

涂醒哲的爷爷也是医师,他在父母期待下,嘉中毕业考取台大医。涂说,嘉义早期是农业首都,家长期待儿女学农或学医都好,但不要沾政治,从医有专业能力又可救人,被视为有社会声望的职业,造成学医的风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