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下旬台南超大豪雨,淹水满溢治水无方的批评;其实,台南的水患,肇因于先天地形的低洼及后天的气候变迁,就算工程硬体再精良紮实,淹水也不可能消失。

台南位处于嘉南平原,地势平坦,早年又有台江内海及倒风内海,两个内海长年淤积陆化后,形成较低洼的地区,中国大陆移民越过黑水沟,最先抵达的就是台南,也就在这里落地生根,形成聚落,数百年不衰。

嘉南平原地势不利排水,大雨溢堤淹水对台南人来说,司空见惯,且不谈流域较广的溪流,单是发源于台南旧城区的德庆溪这条小溪,在30多年前箱涵地下化前,就对沿岸居民带来严重水患,更遑论曾文溪、盐水溪、急水溪、二仁溪等河川。

今年台湾几乎没有颱风,却鲜少人料到8月23日热带性低气压的降雨,水淹台南,强烈的雨势,在台南每寸土地上至少累积500毫米的雨量,台南市代理市长李孟谚曾当面向前往勘灾的总统蔡英文说,这次降雨比八七水灾还要严重。

台南市政府水利局统计分析显示,8月豪雨,台南市各区24小时累积雨量多在500毫米以上,重现期也多超过100年、甚至达200年,已超过治理标准许多。

水利局统计,台南市37个行政区中,18个行政区24小时累积雨量超过600毫米,远大于气象局定义的500毫米超大豪雨。民众感受的痛苦,也是持续累积雨量所造成的。

以水利工程见长的台南市代理市长李孟谚说,先天地形让台南成为全国最会淹水的县市,颱风也多从台湾东部登陆,雨势集中在山区河川上游,若是水库抓错时机泄洪,往往造成河川溢堤。

即使政府加强治水,全力筑堤、疏濬及拓宽,却因经费无法适时到位,没办法及时完成,以台南逾百条排水而言,整治经费新台币600多亿元,需时30年才会到位,目前仅完成1/3。

气候变迁更让治水脚步跟不上,台南防洪标准是10年至25年,也就是保护程度一天只有300毫米的降雨,600毫米等于2倍的防洪标准,不管下在哪个地区都会淹水。

8月的超大豪雨,是从台湾海峡由西向东,台南雨势未如颱风般地集中在山区及河川上游,溢堤仅见于八掌溪及急水溪上游白水溪,但因沿海首当其衝,受灾也不轻。

李孟谚说,沿海地区很多因养鱼、养殖超抽地下水,造成地层下陷,嘉义东石、屏东林边、云林等地都有;以台南北门来说,水不会退的地方就是地层下陷区,北门跟嘉义比邻而居,一涨潮,水几乎排不出去,平常要靠水门。

他表示,老祖先好几代以前就居住的聚落,迁村不容易,只能对聚落做村落围堤,局部保护,尽量让出入维生的道路畅通。外围的农田或鱼塭,因经费惊人,可能就没有办法保护。

对于台南「多年治水是否有成效」这个问题,一名自幼时就住北区德庆溪沿岸的中年人说,当然还是有效,他高中前几乎每逢大雨溢堤就要逃命,这次豪雨,住家根本没淹。另名住在安南区排水大圳旁的人也说,往年大雨淹得很严重,今年减轻不少。

不过,李孟谚认为不能每次大雨超过300毫米,就两手一摊说没办法。他表示,台南治水不能持续依赖排水堤防加高及拓宽等传统方法,何况这样的治水还涉及难度很高的土地徵收,政府必须思考新的对策。

相较于高雄滞洪池的作法,台南已在曾文溪善化段设置第一个逾千公顷的滞洪区,让可能溢堤的溪水流进这个区域,李孟谚说,溢堤溪水淹进农田,损及农作物,好过家户淹水的损失,台南未来还会持续规划滞洪区,保护居民的家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