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ADA新锐建筑奖日前公布得奖名单,首奖颁给(近,去斤加十)真悟、陈冠帆盖在的民宿「缘宿」。评审团认为,这是一个从「结构的技术实验」找到了「空间形态自由」的建筑。

2018年第四届ADA新锐建筑奖(ADA Awards forEmerging Architects)日前从7组入围决选作品当中,选出首奖、特别奖、佳作。

首奖颁给(近,去斤加十)真悟、陈冠帆(原型结构工程顾问)位在澎湖的「缘宿」;特别奖颁给赖人硕(赖人硕建筑师事务所)的「继光工务所」。

佳作则有5名得奖者,包括林佩蓉 (大林工作室)的「X-site计画:OO」、辜达齐、陈佑中(一起设计)的「凉凉海之滨」、林柏阳(境衍设计)的「进之宅」、陈汉儒、刘真蓉(衍序规划设计)的「鼓励好室」。

决选评审团主席龚书章表示,评审团认为,「缘宿」是一个从结构的技术实验,找到了空间形态自由的建筑,作品无论从概念图面的详细绘制、构筑系统的材料决定、施工试验的留置转用、甚至到业主的全程参与,都让人看到这个小建筑有着高度团队合作,且存有一致而坚定信念的展现。

「缘宿」组合有来自台湾的结构设计师陈冠帆、日本建筑师(近,去斤加十)真悟,他们花了7年的时间完成这栋建筑。陈冠帆笑说,这次ADA建筑奖强调的是与国际接轨,「我们这个组合很切题」,尤其他认为,「建筑和结构本来就是一体」,就像他跟(近,去斤加十)真悟的合作,「从头到尾都没有分开过,紧密结合」。

担任本届ADA新锐建筑奖颁奖人的普利兹克奖得主、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提到,1968年他在当记者,见证了社会的动荡,「过去的法国追求自由、平等、博爱,现在却是追寻舒适安全」。

库哈斯说,这次ADA新锐建筑奖让他看到了许多仍具有冒险精神的案例,「像是有作品会花7年时间去完成,这就不会是处在舒适安全的状态」。

获得特别奖的「继光工务所」,是建筑师赖人硕为自己的事务所打造的设计。透过改造台中中区一栋破败的老屋,将1楼空出作为展览、演讲、或是小朋友与小狗追逐的空间;2楼则是由6家年轻的建筑师事务所共组的工作空间,赖人硕师以整理人与人之间社会关係为设计方法,创造「建筑是对于生活方式想像与实践」的积极行动。

评审团认为,「继光工务所」是一个可让旧城市「活」起来的建筑,「建筑团队以一种『专业而不过度、轻松而不退怯』的态度,松解了这个几乎停滞的旧城角落。」他们让这个原本封闭的建筑,以一种适切而简单的设计,打开了城市的场域,让人们有机会自在地聚在一起工作、生活。

本届初选评审团主席王俊雄提到,他几乎参与每届ADA新锐建筑奖评选,唯独这一届评得身不由己。他认为,前几届的参赛作品,都能从现有的建筑理论找到他们的定义,「但今年有点像是被推着走,1/3参选作品无法被归类,对我这个上一世代的人,好像有被推着往前走的感觉」,但他认为,这才是新锐建筑奖代表的意义。

获得首奖的「缘宿」,可得到新台币50万元奖金。特别奖「继光工务所」可获得20万元奖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