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的前嘉义市文化局代理局长房婧如,日前跟进香,拖着磨出四个水泡的双脚,日行7万2653步,约48公里,她说,破自己纪录,仍未通过妈祖考验,感受举步维艰痛苦和勇气,今天在脸书分享「脚穿着线头的水泡」经验。

徒步脚起水泡是许多信众共同经验,如何治水泡防水泡?嘉义长庚皮肤科主任何宜承说,走长路造成的水泡,医学归类为外力磨擦造成,基本上是无菌性水泡,若水泡小于1公分不必治疗,多休息后会自然痊癒,较大水泡,会疼痛,影响走动。可先用酒精消毒后,用干净针头戳破,待水泡液流出后,擦抗生素药膏并包,另一个不错作法是贴人工皮。

针头建议粗一点,至少十八号针头,水泡液才流出顺利。有人使用针线不够粗,水泡依然存在。用针线引流并非不行,但针线未经消毒灭菌,不建议使用。他强调,预防胜于治疗,走长路须选合脚鞋子,避免严重水泡产生。

房婧如说,去年走大甲妈,脚上起水泡,后经医疗站将水泡挤破,涂药包紮,觉得水泡挤破后更痛。今年参加白沙屯妈进香, 穿2双袜子束紧鞋带,但在高温潮湿气候,持续行走还是免不了,有了去年经验,因想继续行进,没敢去医疗站。

朋友让她冰敷,后建议用针线穿过水泡,将线留在水泡内,组织液会随线流出,擦面速力达母药膏,预防感染,如法炮制,但水泡还是愈磨愈大,不禁怀疑,确定线要留在水泡内吗?朋友气不过,找了个证人,确认他的做法无误。

第三天下午,看着红肿胀痛无名指,担心感染,还是进医疗站,医护小姐看她穿着线四个水泡,忍住笑意问她:可否拍照,她心想民间疗法让她水泡蔚为奇观,后才了解,原来男生当兵行军,都用这个土方法,女生没当兵自是觉得新奇,进香过程多数人会脚痛腿酸,路旁提供酸痛喷剂,喷了再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