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读国小六年级的江紆柔获桃园家庭扶助中心遴选为自强儿童,日前在台北接受全国家扶自强儿童表扬。她多年姊代母职、减轻「父」担的故事成为学童的榜样。

江紆柔父母亲5年前离婚,父亲独自扶养紆柔三姊弟,考量城市教育资源较多,一家人从高雄山上的部落北上桃园市区租屋。父亲在工地当临时工,虽然勤奋薪资收入不稳定工作时间长,无法接送孩子们上放学。每到傍晚,通常是家长接送小孩、煮饭的忙碌时间,也是江紆柔最忙碌的时刻,不是补习写功课,而是变身「小妈妈」。

从国小低年级开始,江紆柔肩负接送弟妹上放学的任务,每天要先陪伴弟妹走到,自己再去上学。下午4点,为了要配合幼儿园放学时间,她必须从小学课托班提早下课,再赶去幼儿园接弟妹回家,有时还要成为弟妹的老师和爸爸亲师沟通间的传声筒。

弟妹升上小学后,江紆柔接送任务没减轻,碰上弟弟因为功课没写完被留校她要先带妹妹回家,再估算弟弟完成功课的时间,再去一趟学校接弟弟,虽然有时候会抱怨,但还是尽责完成「工作」。

升上高年级后江紆柔选择不上课后辅导,回到家「火力全开」,要趁弟妹还没放学回家的空档,先做些家务,刚开始扫客厅、卧房、洗碗、煮饭一手包办,弟妹上小学以后,她教他们帮忙做家事、分工。现在六年级的江紆柔在家中像「总指挥」,每天分配给读小四的弟弟、小二的妹妹不同的家务,她也要做别的事和从旁指导、适度帮忙弟妹。

姊弟妹一起努力下家里总能维持整洁,父亲将三姊弟的画作、奖状(牌、座)整齐的陈列在墙面,营造温馨感。父亲问过紆柔每天放学后像陀螺般转啊转的忙碌的会不会累?江紆柔说「爸爸负责工作赚钱已经很辛苦,我帮忙处理好家务是应该的」。

江紆柔总说自己是山上的孩子,每到寒暑假3姊弟迫不及待地回到高雄山上,不过在山上不是只玩耍,一样要帮助奶奶做家事和农务,升火煮饭菜难度比在城市用瓦斯炉高很多,还要拔草修枝、打药、餵鸡餵猪等。江紆柔觉得似乎不管到哪儿都不会闲着,因为总是想着要如何帮长辈分担。

除了尽责扮演「小妈妈」,江紆柔也爱上道。她读小学三年级徵得父亲同意学跆拳道,去年暑假升黑带一段,犹豫要不要继续升级,因担心每次升级、领带要另外缴费,何况黑带以后的学费更贵,不想加重父亲经济压力。

江紆柔总是先考量家,自己的兴趣放在后面,她个头不高,跆拳道无论练习或比赛,面对比自己高大的对手不会畏惧,还累积许多奖座,拿第一名的有107年全国陶瓷盃跆拳道锦标赛对练组、107南瀛暨议长盃全国跆拳道武艺锦标赛国小色带女子组、2018屏东县冠武盃全国品势暨竞技跆拳道锦标赛国小女子色带组对练。

她期待升上国中后能读体育班,朝跆拳道选手之路迈进,最大的梦想就是期待自己能争取更多荣耀,让父亲能为自己感到骄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