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屏东举办的主灯区,首创结合海陆空场域的3D展演和跳脱传统生肖的黑鮪鱼主灯,被评誉为「史上最美灯会」,自试营运15天来累计1004万入次,明晚闭幕式预料会创再创新高;倒数第2天,台湾灯会办公室主任黄建嘉告诉自己「把皮绷紧!」,每天忙到深夜、被喻为「小螺丝钉」的工作人员,也是心有千千结,「箇中辛酸,难以言喻」。

「这不知道是他们的第几碗泡麵了!」台湾灯会办公室主任黄建嘉说,昨夜统计单日入园人次169万人次, 晚上11时54分将最后1位旅客疏运上车,「还有很多像他们一样的同事,已经工作了10几个小时,背着大声公,回到指挥中心,脸很疲累,但是有笑声;最后48小时,把皮绷紧」。

有位已婚女工作人员在脸书发文吐露半个多月来的心情说,这场灯会一开始,很多人就成了「单身状态」, 抛夫、抛妻、抛家弃子乡,全心全力投入灯会工作,我家老爷子开玩笑说:再办下去,很多人都要分手了。 不夸张,很多人包括工作人员、志工、清洁人员、司机等每天一大早就到园区报到,忙到深夜才能歇一口气。

她说,有些人幸运些,半夜12点前可以离开园区,有些人得送走所有遊客,凌晨时分再搭接驳车踱步回家休息,还有些人漏夜开会,仔细检讨可以再改善的地方,隔天一早就要立竿见影,每天和家人相处的时间可能不到几小时,甚至碰不到面, 当大家开心地赏灯时,这些人可能连灯会全貌都没看完,因为他们全忙着让大家能够好好赏灯、平安回家,就连家人来到灯区也没办法相陪。

她说,就算如此,每个人还是每天准时在园区出现,在每个角落尽职扮演小螺丝钉的角色, 让庞大的灯会能够顺利运转。

「请多一点体谅,少一点责骂!」负责交通接驳管控的工作人员说,因大鹏湾全区採接驳,接驳车要负荷庞大的人潮是项高难度挑战,每天紧绷神经调度车辆到深夜,直到送走最后一名遊客才松了口气,接着开检讨会,凌晨2、.3点回到家,家人早睡了;看到有遊客在网站抱怨接驳效率不好,结果被网友以没有同理心围剿,内心五呠杂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