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首位登上捕鲸船担任砲手、被封为「台湾第一捕鲸人」的蔡文进,上月底因病辞世,享耆夀91岁;蔡文进25年的捕鲸生涯,行船足迹遍及全岛海域,打下的鲸鱼数量多到记不得,也是台湾捕鲸业兴衰史的最后见证人,蔡曾说:「早年台湾西南海域常见各种鲸鱼,是名副其实的鲸鱼『杀戮战场』,现在要看到却很难,不知是不是吓到牠们了。」

恒春半岛文史工作者念吉成说,垦丁南湾早年是日本捕鲸基地,台湾光复后转移到香蕉湾,多年前协助翻译恒春气象站提供尘封1甲子的「恒春百年测候所」日人手稿,发现详载南湾(旧名大坂埒)的捕鲸资料,调查文献并找到住恒春镇山海渔港的蔡文进,靠他的回忆把破碎的台湾捕鲸产业史拼凑回来。

蔡文进年轻时是标旗鱼高手,26岁到基隆接受船长训练,取得船长证后返乡,当时在垦丁香蕉湾刚成立的德祥渔业行向日本新购捕鲸船,亟需培训懂航行的台籍船长成为捕鲸砲手,因待遇高,自己也希望成为台湾第一名捕鲸人,于是接受安排跟着日本砲手、机师学习如何用砲枪打鲸鱼。

蔡文进虽是船东指定的学习砲手,但日籍砲手并不认真教,怕被他取代后遭公司资遣,他在旁偷偷观察并记录,过了3个月才上砲台操作,很快就会用弧状量器瞄准,在20公尺有效射程内命中,让日籍砲手吃惊;蔡最高曾有1天捕到11头鲸的纪录,回忆被现代人视为残忍捕杀的射击鲸鱼头部两侧、近心脏方式,他说,时代不一样了,当时只是把工作做好。

最让蔡文进印象深刻的,是前总统蒋介石曾到香蕉湾渔场视察,那个年代捕鲸获利高,总统夸讚他们对台湾经济做出重大贡献;他还保留1支鲸鱼牙,请人雕制成菸斗,曾有人开高价收购,但他不卖,当成见证台湾捕鲸史的珍贵纪念品。

念吉成说,台湾光复后10年重启捕鲸业,祥德渔业行由政府支持和日本极洋捕鲸株式会社合作捕鲸,向日本购买捕鲸船,基地选在香蕉湾渔港,之后保育观念抬头,在美国强烈关心下,台湾捕鲸业在1981年全面禁止;这段消失的地方产业历史,幸亏有蔡文进让它更丰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