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东市近日传出通过文资保存的将部分解编消息,引起文史工作者担忧就算通过保存后仍面临解编拆除的命运。屏县文化处表示,全区第一阶段通过保存之后仍然要调查单栋文资身分,考虑文化价值、受损情形、再利用需求,再由审议委员会进行第二阶段审议评估把关。

屏东县政府文化处要将日本时代延续至今的历史建筑崇仁新村通海区、崇仁新村空翔区、得胜新村等3处部分建筑提出解编,引起各界关注。尤其得胜新村才在今年3月通过登录17栋历史建筑保存,时间还不足一年,遭外界戏称是寿命最短的。另外,东港共和新村改建推动多年争议频传,今年7月才通过全区保留41栋日式建筑,也引起文史工作者担忧不已。

县议员李世斌也提出质疑,历史建筑才刚登录文资身分,却又传出将遭到解编讯息,外界观感是否有些草率,文化资产评估要完善且严谨,也担心开出这样的先例,让往后文资审议轻易登录又解编,保存沦为儿戏,浪费社会资源。

对此,文化处副处长曾龙阳表示,外界对于解编有所误解,文资审议第一阶段进行全区公告可能是因为长久争议而要抢先争取保存,接下来还会进行单栋个别文资身分确认,针对文化价值、受损情况、再利用需求3个项目,来做第二阶段调查及审议,一切都由审议委员会来把关。

曾龙阳表示,在第一阶段时眷村经常是杂草丛生,内部构造无法清楚辨识,所以採先保存再调查文资价值,釐清原建筑及后续增建关係,并考虑未来再利用时如何与生活空间结合,不适只有将空间冻结选项。因此综合来说,如果是一般单点单栋的历史古蹟保存,就比较不会有解编的情况发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