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假首日爆出是屏东人口两倍的167万人入园,因接驳车无法负荷庞大人潮,遊客排队候车至少要等2小时,抱怨和体谅的声音交错,屏东县长凌晨近3时,看着同事拖着沉重的脚步,搭上末班接驳车,在脸书上发文表达感谢之意,「我的心非常纠结,「『留车不留人』」指令,对遊客来说是必要作为,只要有一个遊客没离开,红背心不能走,司机更得待命,但我心里明白,在黑夜留守的人,听不到掌声,留给他们的是无比沉重的担子….」。

潘孟安说,228连假首日,从白天就涌入不少民众入园,下午起园区就是满满满的人潮,转转转的运作,单日167万入场人次,是167万个考验,我们从四面八方调度9百辆接驳车,团队马力全开,採不中断的接驳、员警全力疏导人流、车流,运输蚂蚁般的队伍。

接驳始终是这次灯会的挑战,运输司机就是灯会的双脚,看到遊客累瘫、焦躁,司机手上方向盘始终握着,脚下油门没空未松,三个便当被冷落在一边,无心也无空果腹,脑子里,只想到把遊客平安接进来,安全送回去,无心也无力顾自己。清晨近2点,终于让最后一批遊客顺利搭上回家的接驳车,对这群夜归者,我们再次致上最深的歉意。

不过,一整天的严苛考验,让我见到久违的美好价值,一群互不相识的人群,在候车时,却能彼此包容、疼惜与体谅,甚至相互打气,共度漫长一夜,这样的良善,将成为我记忆里的一段美好。但当遊客回到家,躺在床上时,另一批身影在黑暗中,开始接力工作,全面清查机电设施、清除水肥….,得要忙到天亮,才能躺下说晚安。

为让赏灯遊客「方便」,这次厕所是採最高标准设置,数量、清洁、位置、品质均严格把关,果真,让常跑厕所的遊客松了一口气,只是800多座流动厕所必须在人潮退去后才能执行水肥清除,早在一旁等待入园的水肥车,需在短短数小时内抽除水肥,是项极为吃力的任务。

空气中,真空机的柴油味夹杂着厕所的秽物味,夜太深,寥寥星光起不了作用,清洁人员靠着头上的探照灯,一间清过一间,「一间流厕平均3分钟,加上后续处理,忙完都已经天亮了,不做不行,不然白天遊客没干净厕所可用」,担任清洁工作19年工作人员,声音早被冷风吹散到湖畔,继续用脚抵着门,只身拿着抽吸软管,在黑夜里低头工作。

日日看着这群夜行者,我清楚,怎么可能不累,但,大家红眼挺着,我明白,怎么可能不怨,但,人人咬牙忍着,撑了这么久,连我自己都有点怀疑,到底是什么力量,足以让暗黑中的身影,一步又一步走着,责任、荣誉、骨气…或是一种说不出口的追求,不管是哪种力量在支持,我确定,这些人都是屏东灯会最璀璨的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