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多雨,气候闷热,时序进入春天,各种虫类开始活跃。中兴大学昆虫系白蚁研究团队说,人类看到「白蚁」都觉得是害虫,在人类未大量利用木材制作家具前,白蚁是大自然食物链重要的分解者,若自然界少了牠们,满山满谷都是死掉枯树,反而增加碳循环时间。

关贯之分享,昆虫研究有「防治」和「分类」两种,大部分系所主力都是研究「杀虫」,人类多把虫虫当危机、农业害虫,有些学生一入学会不适应「杀虫」,以为是学有趣的昆虫生活史,但想获得各种研究资源,往往须对防治有贡献。

昆虫调查需要有热情,有体力。以白蚁研究为例,兴大在南投有一个白蚁採集样区,若某一棵树发现白蚁踪迹,要在周边插100根木桩形成研究方阵,每个木桩长15公分、宽5公分、厚1公分,每月上山检查一次,已持续5年。

参与调查计画的昆虫系学生关贯之说,兴大在南投的採样区目前有4个方阵,每月要动员5名学生,待上一整天,4个人负责把木桩一根一根拔出,目测回报给纪录者有没有虫?吃了15%、20%的木桩,「在山里做完一天调查研究,喊完400根木桩,喉咙都哑了。」

关贯之说,昆虫系常常夜间採集,因昆虫趋光,中部最常去谷关、大雪山,要选在没有月亮那天晚上7、8点出发,午夜12点到目的地开始工作,沿着路灯,看到有虫就採,收工回家已清晨5、6点,有时往返谷关的路上会遇到,「资深员警看到我们背着虫杆,就知道是昆虫系学生」。

梁维仁、关贯之说,正常的白蚁都出没在枯树,研究寻找目标也是枯树,这次会发现新物种「穿山甲木鼻白蚁」是在活树上发现,相当罕见,对非白蚁研究的昆虫系研究者,可能以为它是一般的白蚁,要发现新种、研究防治可能要3、5年或更长时间,必须有耐心等待成果,等待要习惯,不能当作煎熬,才能维持研究热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