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百瓶陈年的大便气味有多可怕,福山植物园的工作人员领教了!前年五月,为了清出过去在福山进行长期生态学研究计画的研究单位所留下的恐怖垃圾,工作人员忍着作呕的气味,合力清出了三大车垃圾才清完,还给后续的研究人员清净的研究空间。

这个案例在去年底的林业高等教育前瞻座谈会被提出来讨论。林务局福山植物园主任刘一新表示,期望台湾林业研究的新生代,做事能够接地气、待人有同理心、眼中有他人、心中有法纪,制造垃圾别人来清,就算做出天摇地动的研究成果,也不够格称为伟大的科学家。

刘一新表示,福山植物园长期和国内各大学、各教授合作,提供场所供研究单位进行研究,但部分研究人员、研究生做完研究后,走得很仓促,这些垃圾也没有收,两间研究室堆满了大批垃圾;有很多实验用的药物、药品,都不能丢弃、倒掉,都必须以有害废弃物的方式处理,因此特别商请宜兰员山乡公所,总共清了三大垃圾车,才把研究室清空,给新的研究团队使用。

刘一新说,这些物品却长期留在山上,其中有动物样本、检体、报废实验器材,最恐怖的是那几百瓶的猴子大便,让清理的同仁吐了又吐,因为塑胶容器资源回收有规定,必须清干净内容物方可回收,因此同仁,只能戴上口罩,一瓶一瓶倒;听说当年是某野生动物保育教授的研究团队留下的,「我们实在不欢迎这种团队来福山」。

刘一新说,福山植物园是国家的生态宝藏,也乐于与全国的大专院校、研究单位合作进行学术调查,福山也常协助支援研究工作进行,但福山植物园的工作人员,业务并不包含帮人清垃圾,到了别人的地方做研究,必须遵守相关规定。

他说,诚心希望林业高等教育教出来的学生,能够懂得疼惜别人,具备做人的基本道德、礼貌与核心价值,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共同维护这块生态宝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