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总以为要趁热喝,28岁的咖啡新手萧俊贤说,不同温度的咖啡有不同的口感。他把咖啡当成艺术品,用小酒杯盛装,像品酒般地慢慢啜饮,欣赏并享受咖啡的不同风韵。

国三下学期,萧俊贤在台湾从事警职的父亲因为勤务过忙,在退休前6年决定请调离岛。萧俊贤和弟妹跟着爸妈迁居金门,全家成了金门新住民。

萧俊贤回忆说,儿时在台湾可能一个星期才能见到父亲一次,很高兴全家来到慢活的金门,重新享受天伦之乐。他在金门完成了高中和大学学业。

由于萧俊贤的弟弟先天性肾功能不全,萧妈妈研发适合弟弟体质的糕点和麵包,做出心得后开起贝果烘焙工作室,并开班授课。萧俊贤说,妈妈做的糕点原料看得见,吃得很放心。

萧家3兄妹从小受到妈妈薰陶,不约而同都爱上烘焙,甚至攻读食品相关科系。萧俊贤金门大学食品科学系毕业,妹妹和弟弟金门高职都读餐饮科,弟弟现就在树德科技大学餐旅与烘焙管理系;妹妹虽然大学改攻航空管理,但想要烘焙时,立马就展开行动。全家拥有多张餐饮证照,传为佳话。

退役前,萧俊贤就确定了职涯方向,退役后在台湾学习烘煮咖啡。他说,原本想继承妈妈的衣钵作糕点,但是弟弟更喜爱烘焙,他就改学咖啡,将来兄弟俩可以互相合作,让咖啡和有完美的连结。

7月,萧俊贤的利雷(Relax)咖啡小舖开张,紧邻妈妈的贝果烘焙室。萧俊贤在店裏烘豆,为客人冲煮一壼壶咖啡,搭配妈妈手作各式糕点,提供「套餐」。

萧俊贤说,自己烘豆可以掌握品质,店裏主打的豆子有新几内亚巴布亚天堂鸟、哥伦比亚等,其中天堂鸟颇受嗜啡族青睞。

一般人总以为咖啡要趁热喝,萧俊贤颠覆了这个惯性。他说,不同温度的咖啡各有不同的口感,热温冷都会在口里起不同的化学作用;又好像香水一样,有前、中段风味和尾韵。

他喜欢用小酒杯盛装咖啡,喝咖啡时想像自己是在品酒,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啜饮着,把咖啡当成艺术品,欣赏并享受它不同的韵味。

金门咖啡人口日益增,但萧俊贤说,「会喝咖啡」的人少。他说,咖啡是要喝自己喜欢的,「我喜欢的,你不一定喜欢」;如果他冲煮的咖啡,客人不喜欢,他会觉得可惜。因此他鼓励客人买豆子回去自己冲煮,找到自己喜欢的fu。

年轻的外表,有着老年的灵魂。不到30岁的萧俊贤喜欢金门的恬静和慢活步调。他说,自己个性安逸、怕麻烦,现在回台北已不适应那种快速紧凑的脚步,「没意外的话,会一直待在金门」,似乎下定决心要让「他乡成为故乡」了。

至于咖啡小舖的走向,他说,还在摸索,先求稳定再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