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荔枝椿象,多到太恐怖了,有些龙眼果条被吸食汁液,吸到长不出果粒,会响收成;我自己花钱买陶斯松稀释后全面喷药。」彰化县芬园乡同安村青农林子瓏今天说,这次是第二次喷药,第一次约十天前,因附近有果园没人管理,喷药后又出现,只好再喷一次。

今年荔枝椿象大爆发,八卦山脉的荔枝、龙眼果园最近遭遇荔枝椿象的红色大军蹂躪,有果农等不及县府的免费药剂,自行购药喷洒扑杀。台中虫害专家于逸知博士说,农民愿意自主管理是值得鼓励,但一定要使用单一农药,不要多种混在一起施用,避免毒性太强。

今年三月间,彰化县政府和台中农改场都向农採购平腹小蜂卵片,在彰化市、员林、社头、田中等几处果园,首度尝试「天敌计」生物防治法,但效果不理想,因而县府决定改採「化疗法」,行文给26乡镇市公所希望11日以前回覆荔枝椿象灾情及农药需求量,但只有6乡镇市回报。

农业处副处长郭至善说,县府会等到15日下班前,会依各乡镇市回报的需求核发经费,由公所自行採购亚灭培、赛洛宁、陶斯松等3种农委会防检局公告的植物保护推荐药剂,再免费发送给果农,希望能从平地到八卦出脉同步「围攻」与「扑杀」荔枝椿象。

社头乡长刘锦昌11日邀请台中农改场作物环境课于逸知博士到乡公所,指导果农如何防治荔枝椿象,因当地是重灾区,果农参加很踊跃。于逸知说,中国从1960年就开始对抗荔枝椿象的虫虫危机,花了快半世纪才见成效;台湾今年首度「试放」平腹小蜂卵片,生物防治法需要长期且持续有计画地进行,因卵片孵化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温度,孵化不理想是可预期。目前荔枝椿象数量确实太庞大,不得已採取化学防治法。

于逸知说,事实上,他到台中市太平、雾峰到整个八卦山脉都实地勘查后,发现大部分果园仍结实纍纍,主因果农有自主管理,在开花期后立施药,果树上的荔枝椿象不多。他希望果农在荔枝、龙眼收成后,要修枝幹和叶子,叶子太茂密会变成害虫的温床,也施药的防治效果也不好。

「只要有自主管理,一定创造防治荔枝椿象、保护蜜蜂、果实丰收三赢。」于逸知说,荔枝椿象是成虫越冬,明年初在农曆年前最虚弱,一定要施药,防治成效最佳,农曆年后开花期快到就停药,等四月中旬开花期结束,再第二次施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