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一个爱心冰箱简单,要管理却不容易!爱心冰箱设置以来因出现不少资源被滥用情形,有的已经收摊,有的转型,这类民间自发性的爱心平台存在,也突显社会上被轻忽的「边缘人」,大有人在。

「爱心冰箱」一年多来在台湾锨起热潮,但新北地区已有据点因担心物资保存不易、分配不均或遭挪用变卖,决定打住。位在高雄的阿荣通讯行爱心冰箱则转型为「食物银行」,更换模式济弱扶倾。

阿荣通讯行老闆陈胜雄说,爱心冰箱运作一段时日后发现常被扫空,让真正需要的人反而扑空,为此从原来24小时开放,改成午、晚餐两个时段发放,且当天收到捐助的餐食尽量即时发送,发餐时,民众可从8到10个大餐盒内挑自己想吃的食物,避免领取到不想要的餐食,丢弃浪费,目前光中午一餐约有200人受惠,很多人清早8点就领号码牌待餐。

他表示,减少熟食,增加干粮等物资,主要是考虑。「爱心冰箱」运作初期,曾因为捐输的食物品质参差,被民众向卫生局检举领到的食物是坏的,美意尽失。

高雄「阿们爱心冰箱」因碰过被搜刮及事件,改为周一到周五的中午及晚间时段开放,非领餐时段迫不得在冰箱上铁鍊,避免任意开启。 牧师郑得恩观察过,真正需要的人来领餐时,多半不会想多要,但遇上贪婪搜括的个案,行爱心之餘,也只能断然拒绝「不公义」, 「其实这么做,真的是两难」。

陈胜雄并说,来领餐的多数是没有工作能力的长辈,很多人排队3、4个小时,往往只为领取一餐不是很好的食物裹腹,令人感嘆「养儿不妨老」,他们正是政府未能周全照顾的一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