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轻人真得好,肯学肯做,也不会摸鱼。」彰化县二水乡农会推广部主任董评昌说,已多次向彰化县农会指名派遣黄培盈来二水,除了他自己的芭乐园和景观树园,农会自营的芭乐、荷花、仙草、向日葵田也都找黄培盈帮忙管理。

32岁的黄培盈有个梦,他希望有一天能学会老农的一身本事,再运用他大学所学和食安新知,回乡接下父亲的农地,能与家人住在一起,又能朝自己兴趣发展,做一名快乐的青农。

黄培盈家住和美镇,父亲是稻农,云林科大环境暨安全系毕业,退伍后曾做过不同的工作,后来在一家玩具枪工厂当品管员,做了三年薪水只有25K;因曾跟着父亲到田间种稻,看到家乡的老农缺工和有不少农田荒芜,兴起青农的梦。

去年七月间,黄培盈到和美镇农会洽事,得知正委託彰化县农会开办「农业技术团」,要招募、培训30名。「我回家后,跟父母讲了想法,决定辞去坐在冷气房的『凉快』工作,要学做青农。」黄培盈从120名应徵者中通过考验,接受田间讲习和上课后,次月1日开始接受县农会派遣,展开筑梦的青农人生。

黄培盈这几天在大村乡葡萄园,顶着烈日忙完套袋工作后,今天上午换到二水乡,在二水乡农会推广部主任董评昌指导下,修剪乡农会经营的芭乐园枝叶,下午再赶到另一的红龙果园帮忙。

「前两个月特别辛苦,完全不同的挑战,每天都在大太阳下农忙,刚开始还会被老农嫌手脚太慢。」他说,刚开始他先到稻田帮忙,时值二期作翻土时,雇主是大佃农,被指派负责机械无法碰到的稻田四个角落,拿锄头翻土。「印象中,父亲教我要先翻土再灌水,但雇主是先灌水再出动机械翻土,角落的农地含水更不好翻土,做了三天就放弃,希望改派别的工作。」

黄培盈说,后来到埔盐的蔬菜田,本来做得很愉快,因年轻雇主和父母的农作观念和习惯有「代沟」,常不知听谁的指令,也决定放弃。十个月来,经过多次的学习和磨练,有被嫌,也有更多老农乐意教他,如今,黄培盈已是熟练的准师傅级青农。

县农会推广部主任陈贵美说,农业技术团成员由县农会派工,黄培盈非常抢手,每天都排满行程,很多农民指名要他帮忙。这期农业技术团签约到5月31日止,黄培盈表明要再签约一年,农委会委託县农会开办5年,最近又要招募20名「准师傅」,报名者经过体检和面试后,还要上课和到田间讲习1个月,再派遣到缺工的乡镇帮忙。

「刚开始,我跟很多农民一样抱着怀疑的眼光看他们,我第一次找黄培盈到景观树园拔草,就被他认真学习和工作的态度感动,所以能教的都教他。」董评昌说,政府这项政策很棒,应持续推广与奖励,彰化县有26乡镇市,30名「准师傅」根本不够分配,应每年不断培训,只要学会了就会留下来,农村就有新血接棒了。

「现在每个月平均收入四万多元,学会很多农业知识和技术,也和很多农民成为好朋友。」黄培盈说,他在不同农作的田间都看到希望,相信汲取老农的实务经验,再加上环安所学和新科技,希望有一天回乡当高经济作物的青农时,能跟日本农民一样,创造一分地有一甲地的收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