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竹颱风来袭前夕,立委今午邀水利署官员及学者专家在高雄区公所召开座谈,盼美浓区记取前车之鉴及时防灾。与会学者也一再提醒,极端气候下,灾害无可避免,朝「韧性城市」迈进,灾后具有快速复原的能力,至为重要。

823豪雨造成美浓市区淹大水,立委邱议莹灾后出访波兰,却被网友「酸言」灌爆脸书粉丝团,邱议莹今午首度对此回应,「灾难来的时候,口水不必多过雨水」。她并非为了终结「酸民」才找学者专家为治水把脉,很多的工程建设不是今天才在做。

经济部水利署长赖建信偕第六河川局及第七河川局人员简报美浓溪整治状况,第七河川局表示,美浓溪流域的治理率已达97%,新美浓桥到自强桥右岸450公尺溪段,预订今年11月19日完成。检讨823致灾原因,实在是降雨量太大、太急,超过防洪标准。

「极端气候致灾,不管是已开发落后国家都无以倖免」,高雄大学灾害防救科研中心主任吴明淏表示,过去1小时下雨破百毫米,几乎百年难得一见,现在每年都可能发生,1999年以前,每10年约3个较强的颱风,21世纪是每年有大颱风,地质敏感的台湾也面临极端气候挑战,不管政府或民众,再循传统思维治水,将永无宁日。

成大水利及海洋工程系教授游保杉及屏科大教授丁澈士均认为,极端气候下,应学习与洪灾和平共处。

「治水不等于不淹水」,游保杉说,水利工程订有一定的保护标准,超标即需寻求其他配套,譬如「绿色工程」增加排水道的容蓄力等。

游保杉说,包括莫拉克或823豪雨都是水利工程无法承受的超大豪雨,因此民众更要有建造「韧性城市」、「韧性社区」的概念,也就是在防灾系统破坏后快速复原。除此更要了解,水有水性,须给它足够的河道断面,同时恢复集水区或平地原有的容蓄能力,这是对土地最基本的敬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