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以15座滞洪池打造「海绵城市」因应极端气候,但823大豪雨致河川溢堤、滞洪池失能、万餘户积水。面对治水课题,市府全区域检讨,要用分洪、滞洪、瓶颈段改道防灾。

高雄市以10餘年时间打造全市15座总滞洪量325万吨的滞洪池,面对过去的暴雨几已能有效防治地势低洼地区的水患,但是越趋严重极端气候暴雨,823严重的灾情,打乱了高雄市的治水效能,市府水利局也面临重新检讨治水方向的严肃议题。

823大豪雨及西南气流接力暴雨,高雄市淹水通报554笔,冈山潭底里积水一层楼深,永安新港社区一带水深及腰;过去可以排洪的幹道溢堤、滞洪池失能,洪水无法宣泄,市府统计泡水汽车逾200辆、机车逾千台,地下室成了民宅的滞洪池。

面对质疑,代理市长许立明及水利局代理局长韩荣华勘灾时,除了频频说抱歉,也说明暴雨已超越了高雄市区域排水设计及雨水下水道的最大容许量。

韩荣华分析致灾原因,823强降雨,不管是时雨量、3小时最大雨量、24小时的最大雨量都超过排水防洪的设计容量。

他指出,23日最大时雨量在上午10时到12时,大寮区最大时雨量111毫米,最大3小时雨量在旗山、美浓区近230毫米,24小时最大雨量559毫米,多处积水地区降雨都达到「超大豪雨」等级。

他说,高雄市的区域排水採「10年重现期通洪能力、25年不溢堤」的设计标准,雨水下水道每小时以60到70毫米为保护标准。他将防洪设计比对暴雨量,已说明了823致灾的原因。

地势低洼的澄清路因为市府兴建的宝业里滞洪池已经有效解决当地水患,7、8年来未再淹水;8月28日西南气流暴雨再次闹水患,水深及膝。

韩荣华说,28日清晨接连两波强降雨,5时到7时暴雨不停,终致10万吨的宝业里滞洪池被灌满,不仅无法滞洪还溢流造成澄清路积水。

澄清路沿线店家进水无法做生意,面对治水失能的批评,韩荣华说:「如果这次暴雨没有15座滞洪池,灾情恐更惨重。」

高雄市2006年起推动治水工程,包括河道拓宽、河岸加高、排水道整治及兴建滞洪池等。

韩荣华表示,早期的治水多着重于河道拓宽或堤防加高,快速排洪却也让下游因水泄不及造成淹水;近年市府採滞洪方式可避免堤防无限制加高,并提供多餘洪水暂存空间,保护人民免受淹水之苦,还能增加绿覆盖率,减少热岛效应。

高雄市15处滞洪池,占地128公顷、滞洪量逾325万吨,是近年高雄可以成为「海绵城市」发挥滞洪功能的利器。

他以99年凡那比颱风24小时降雨933毫米、淹水面积6000多公顷,对比高雄市兴建多座滞洪池后,面对105年梅姬颱风降雨876毫米、淹水面积400多公顷说明淹水面积足足减少约6000公顷。韩荣华肯定滞洪池的效能。

居住在梓官区的居民李月里说,凡那比颱风造成她的住家附近近百户淹水及胸,沙发、电视柜及钢琴都报销了,原想认赔卖屋搬家,但房子难以在短时间内脱手。后来市府在冈山兴建典宝溪滞洪池,8年来,冈山白米里、梓官区一带不再淹水;这次823大豪雨,梓官也没有积水,她很认同典宝溪滞洪池的效益。

只是典宝溪约60公顷150万吨的滞洪量,光就土地取得、地点的适当性和庞大的购地费而言,说要增建滞洪池都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检讨823致灾原因,水利局快速提出五甲尾地区治水办法,包括规划土库排水幹线与五甲尾排水交汇区建55万吨容量的滞洪池;仁武八卦寮一带也拟打造草潭埤雨水调节池,另外还要打造永安滞洪池等。

从检讨治水的方式看来,滞洪池仍不失为紓解水患防灾的方法。韩荣华说,市府採「综合治水」方式,排水整治以「全区域」检讨,再对局部防洪能力不足的地区搭配不同的处理方案,例如分洪、滞洪、局部低洼区抽水、瓶颈段改道等。

他认为滞洪池可在洪峰来临时削减洪峰流量,只不过在都会区,土地取得实在太难了。

肯定滞洪池的滞洪功能,却又受限于土地取得不易的问题,许立明说,未来治水应有「微滞洪」的概念。

所谓「微滞洪」是计划透过公园新建工程闢建小型滞洪池或配合重划、改建雨水下水道系统,搭配分洪或滞洪以满足都会防灾需求的方式。

紓解水患,屏东科技大学工学院院长丁澈士肯定滞洪池的功能,但也考量土地取得不易的现实问题,他认为面对极端气候,民众应该要有「与水共生」的观念,设防水闸门或採浮动置物的方式以减少财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