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柏彣】

「我们鼓掌感谢今天的演出者,请给他们热烈的掌声!」随着主持人的声音,掌声响起,一场活动又顺利地落幕,台上的表演者在辛苦的表演后早已热泪盈眶。但除了舞台上辛苦表演的同学们,另有一群默默支撑表演的人,中兴大学声光工程社,在屏幕之后,以专业支持着。

基于舞台灯光音响的需求,中兴大学声光工程社于1985年成立,至今33个年头,为校内大大小小的活动提供最佳的舞台效果。

中兴大学声光工程社每年皆会举办大声公声光营,目的是寻找新社员,有别于一般社团,只需要提出申请即能加入,加入声光工程社需要经过面试及实作的测试后,经过严格筛选后才能进入。

「我们社团的调性不同,接活动后,并不只是为自己负责,还需要对社团、活动负责。」声光工程社社长许至瑋解释说,其实不是要限制加入,而是因为这并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不仅要有耐心、责任感以及足够的执行力,也不如其他社团能够在舞台上发光发热,可能劳心劳力,也只能默默在幕后,所以会希望加入的人,是真的对此有兴趣,也富有责任感的人。

经历筛选后,还需实习半年,学习社团沟通、縝密规划及应变能力等,才能独当一面的接活动,并发放犹如证书的卡片,成为持证人。

「学校一年的活动大约有160-170多场,有许多社团总觉得我们是『收』了钱,就应该要为他们做事,但我们收的费用全部都是进行器材的修缮或採购,我们都是无给薪的。」许至纬社长略带感慨的说,他们更接近一种志工性社团,也和其他社团一样,玩的是一种「热情」。另外,或许因为是学校性社团,有时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不像外面的厂商,作为一种职业进行,常常被质疑专业性。

「有些社团的要求无法达到该有的舞台效果时,还是要据理力争,彼此沟通协调必要的内容,并让他们知道,是为了让表演更加精采。」维修长孙尉哲略带坚定的说,最重要的是沟通,因为之于活动,和其他社团的关係应该更像是一起合作,圆满完成任务,而不是好像谍对谍一样,争论要派多少人架场,或是互相认为对方在找碴,毕竟在这场活动前,或许素昧平生,这样的情况下,更需要保持理性且中立的沟通,相互尊重。

「虽然很疲累,也会发生很多事情,但当顺利解决,和看到表演者真心的感谢和观众的掌声,就是最大的成就感。」许社长微笑的解释,对许多社团,一年可能就这一到两场的活动,但对他们来说,每位社员一年平均约要消化10到20场活动,他本身就曾两週内有4个活动,密集的架场、活动、撤场,相当的疲累。

另外,和社团的沟通摩擦也少不了,曾碰过5点彩排、6点就要表演的情况,或是表演结束后,撤场只剩相当少量的人,甚至根本没人的情况,器材也会时不时莫名其妙的出状况,只能依着流程,循线找出问题。

但当这一切困难都解决,亲手让一场活动完美的落幕,对他们就是最大的回报,访问期间他们曾自嘲是「工具人」,但他们还是坚持着接活动,甚至考虑着未来以此为出路,就能感受到他们面对这个「社团活动」的认真与毅力。

灯光音响之于一场表演,就如料理的「摆盘装饰」,将完美料理调味的菲力牛排放入精美的白瓷盘子,点上蜡烛,擦亮银制刀叉,就是一场难忘的晚宴;或是放入一次性使用的纸盘,塑胶的刀叉,食物一样好吃,但带来的视觉与心灵饗宴是完全不同的。

中兴大学声光工程社,为观众提供最佳的声光效果,在屏幕之后,接受掌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