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独家报导「指纹机採购不一,冒名难辨」专题,点出嘉义县财政困难,全县才一台指纹机堪用,台北市每个分局侦查队却都有配置,引发嘉义县官警感嘆「以前只知道设备可能不如直辖市,但不知道城乡落差这么大」,以往曾经有争取,但因为经费拮据无下文,但办案绩效不可能因为经费不足减少,採传统工具、经验来办案,真的很辛苦。

副县长吴容辉表示,已请警局检讨设备更新急迫性,有需要就立即编预算汰换,若能向中央争取也要尽快提出,绝不能甚么都靠。

最新型的指纹活体扫描器一台要价60万,嘉义县警局指出,机器虽然让辨识速度加快,但每台机器要价不菲,县刑大这台因为购买多年、辨识效率不佳,加上维修费太高,已暂停使用多时,目前全县只剩民雄警分局的机器能使用。

警方指出,依照统计,嘉义县刑大每年缉捕嫌犯约160人,若每年每台保养维护费需10万,平均每辨识一次摊提维护费约600元,这还不包括购机成本,这可能压缩偏乡分局原本不多的预算,建议中央应统一建置、採购和维护。

嘉义县警政预算有限,从警用摄录器、指纹机、到侦防、巡逻警车更新,员警都深知「爱惜使用」,例如,现有200餘辆警车,依规定使用年限为7到10年,亦即每年至少需更换约20辆。

但县府预算有限,纵然每年编千餘万,也只能汰换十餘辆车,造成嘉义县警车「老抠抠」窘境。去年底前县长透过募款,才能买到25台新警车。



相关文章